話題|別做幫兇!揭開攜童乞討背后的黑鏈

時間:2016-04-22 15:41來源:未知 作者:陳嵐 點擊:
  

 

▲成年人地鐵攜童乞討

 

一張地鐵里的乞討照,在微博刷了屏。

 

白凈可愛的孩子,穿著時尚,被一個丑且臟的女人抱著,在地上膝行乞討。

 

如此強烈的落差,讓無數人產生了懷疑,孩子肯定是被拐的!有很多人把這張照片發給我,我卻沒有轉發。傳播如此之廣、畫面沖擊力如此之大,這個事,警方很快就會出面解答。同時,以我近五年對兒童救助的了解和經驗,這個孩子被拐的可能性很低。

 

我們曾經在街頭做過實地調查,也曾經長期跟蹤和尋訪這樣的攜帶兒童乞討的職業乞丐,我結交過乞丐朋友,也救助過攜帶兒童街頭流浪的乞丐,也和許多基層片警聊過,也采訪過打拐辦警察,也咨詢過研究兒童保護的法律學者、社會學學者……

 

在街頭乞討的兒童,他們的監護人,九成以上可以通過DNA鑒定來證明是否為親生父母。即使不能鑒定,他們也能麻利地拿出一紙由大隊或公社出具的文體各異、錯別字比比皆是,但一定蓋著公章的文書,證明他/她是這個孩子的合法(臨時)監護人。

 

有親生關系的,叫作“甘肅岷縣流”——并不全是甘肅岷縣的,只是他們一般都自稱來自岷縣。他們在火車站附近租賃房子,房子通常群住著人數不等的女人,統統都帶著一個小孩,年齡在半歲到六七歲不等——年齡越小,越容易幫女人討到錢。

 

她們的孩子總是在昏睡,我們不知道她們是怎么做到的——也許是訓練,也許是靠藥物。我們很難想象,什么樣的母親忍心給親生孩子服用藥物,也許她們根本不知道服用藥物會給孩子帶來什么后果。

 

在九成之外,另外的一些靠大隊證明、滿街攜童乞討的男女,大半是利用從各地搜羅來的殘障孩子以及租賃的嬰兒過活,給孩子服用安眠藥是常事。長期給孩子服用藥物,會極大地摧殘他們的身心健康,甚至縮短壽命。

 

這些孩子,有沒有是被拐來弄殘乞討的?有,數量雖然不多,但依然存在。

 

之所以說當街乞討的孩子中,被拐來的少,并不是說人販子有道德,而是販賣兒童是另外一個“行業”,利潤頗高。一個健康的孩子,通常是被家庭買去,脫手就能取得數萬不法利潤。另外一些確實難以脫手、患有疾病或意外傷殘的“次品”兒童,在沒有買家時,可能會落入丐頭之手。于建嶸、鄧飛等在微博發起了“隨手拍解救流浪乞討兒童”活動,通過拍照,確實有助于解救被拐賣又落入丐頭之手的孩子。我手邊收集的案例至少有一個。

 

早幾年,打拐沒今天這么有力度時,被販賣的兒童如果長期沒有售出,也有可能被丐頭買走。一旦落入丐頭之手,確實有可能發生被惡毒傷害致殘、用以乞討的情況。這幾年情況有所好轉。一來是打拐力度加大,二來是全民防拐意識增強,被拐賣的兒童來源緊張,已經供不應求,落入丐頭手中的概率就更小了。

 

總體來說,如今敢在“北上廣”黃金地帶落落大方出來乞討的,基本是仗著親生。

 

親生的孩子,帶著乞討就合法嗎?

 

答案是:No

 

根據20141223日出臺的《關于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的若干問題的意見》,親生父母也無權帶著未成年人乞討,三次以上勸阻不改的,可以依法剝奪監護權。

 

理論上,應該由公安執行,將孩子剝離帶著乞討的父母,交給民政部門安置,再由民政部門提起訴訟,由法院少年庭判決是否剝奪監護權。

 

這條法律,盡管是中國兒童保護歷史上最有進步意義的里程碑,但是卻并沒有用。

 

因為,迄今為止,它幾乎沒有被實際啟動、操作過。

 

不過,也有例外。20141223日,微博@小希望之家志愿者戈潔等人,在北京救助了著名的童丐小飛燕。小飛燕被一個名叫王軍的職業男乞丐攜帶,在街頭乞討10年之久。在艱難的努力下,小飛燕最終被北京民政、公安等部門合力解救。她得到了應有的治療,并正式由北京民政相關福利場所監護,上學,治病,不再乞討。


 


▲曾經的小飛燕

 

20156月,@小希望之家在上海街頭發起“抵制攜童乞討”的宣傳普法活動。

 

在上海街頭,一個長期被親生父親用鐵鏈拴著乞討的三歲男童被解救,最終由安徽相關福利院安置。在實地調查中我們發現,這個雙目失明、看起來異常可憐的乞丐父親,是無論上海本地民警還是安徽老家民政都早已熟悉的“老牛皮糖”了。他有老家當地民政部門扶助建起的房屋,在全村堪稱富裕,里面有大冰箱、大彩電。老家民政部門給他全家安排了低保,并同意送他去敬老院生活——他拒絕了。“你們發的那點錢,還不夠我買煙抽。”

 

這兩個案例,只是例外中的例外。

 

更多的時候,在一線,報警的市民和志愿者面對的都是推諉和逃避。

 

“攜帶兒童乞討,三次以上勸阻不改,可以剝奪監護權”,說來容易,執行起來,卻如此困難。

 

非得有市民或志愿者日復一日地死磕,并引起相當范圍的輿論關注,孩子才可能得到解救。

 

這些也可以理解。城市的警力本就長期不足,兒童乞討案又漫長而扯皮,誰兜底都不討好,吃力,還挨罵。

 

何況,無論是警方還是民眾,有不少人的意識還停留在“孩子是家庭的私有財產”的原始狀態。

 

“親生父母攜帶孩子乞討怎么了?這是他們的權力吧?”——不少市民看著孩子可憐,只要一聽說是親生的,似乎就“釋然”了。

 

也有這樣的說法,頗能打動人:“那些真的是窮得走投無路的父母,比如單親媽媽,比如家里有人得了重病絕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這種“自救型乞討”在一個發展中國家,是允許階段性存在的,至少它是人權或人道主義的一部分。

 

但是,很悲痛地告訴您,真正落到這樣境地的家庭,反而不大可能在北上廣等一二線城市的黃金地帶出現。地鐵里、地鐵站、商業廣場、火車站等地段,都是有組織有背景的職業乞丐控制的地盤——這和企業進駐是一個道理,沒有實力、交不起租金,你能在港匯廣場開業或在紐約時代廣場打廣告嗎?

 

我的朋友夏海波是一個真正的乞丐。他被迫乞討的原因是他患有嚴重的類風濕病,下肢已經無法正常行走。在乞討人生中,他筆耕不輟,寫了一本《乞討日記》。他告訴我,即使在成都,春熙路這樣的地盤,都是有人控制的。外來的乞丐,只允許在這里免費乞討一天,算是“結緣”或“掛單”,之后,就必須有個“說法”了:要么被攆走,要么被收編——繳納相應的保護費。

 

如果你真的遇到這樣的困難家庭和重病孩子,不妨介紹他們去民政、中華慈善總會、紅十字會以及在中國已經有數百上千家之多的兒童救助基金會、機構去求助,也可以通過網絡提交相關的證明資料,在網絡公益平臺求助。這樣做遠比帶孩子在街邊乞討靠譜。

 

如果你能確認孩子的疾病是真的,可以給錢。因為因病致貧的家庭,在中國真的還有很多。

 

但是,絕對不要把錢給那些抱著昏睡的孩子,在地鐵里、火車站、商業廣場,非常熟練而職業地出沒的成年人。

 

重點不是你被騙了。很可能,你覺得即使是被騙,看在孩子的面上,給點錢也心安,但為了自己這瞬間的心安,我們所給的每一角錢、每一分錢都在喂養攜帶兒童乞討這個罪惡的鏈條,讓這黑鏈絞住更多兒童的脖頸,把無辜的孩子拖下水。只要有利潤喂養著他們,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利潤,這個鏈條就會一直存在……

 

那么,遇到這樣的地鐵兒童乞討,作為好市民的我們該怎么辦?

 

1. 果斷報警。要求警方確認孩子身份是否為被拐兒童。(雖然90%可能是親生,我們也并不能排除那1%10%的可能。)而警方到場查驗身份,也是必須履行的手續。上海這一點做得很好:地鐵警方開通了微博@軌交幺幺零和微信“sh_metropoIice”,你只要發現乞討以及其他違法行為,隨時可以舉報,警務人員馬上就到!

 

2. 要求警方給你報案回執,并重申《關于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的若干問題的意見》中關于“三次以上攜童乞討、屢教不改要被剝奪監護權”的條例,并要求執行。

 

3. 堅決、堅決、堅決不要給錢。

 

4. 向你周圍的人擴散上述經驗。告訴他們,孩子不是家庭的私有財產,即使是親生父母,也沒有權力強迫兒童去乞討,這是赤裸裸的剝削、虐待!

 

最后講一個香港的同類例子。2012年前后,兩個大媽聽說香港有錢,就帶著孩子去了香港,到中環開始乞討。結果她們上街不到半小時,被路人報警,警察到場。兩個大媽后來被拘捕,孩子被交給兒童福利署安置。

 

兒童是沒有力量自我保護的,無論出于什么動機,當他們的監護人采取對他們的生存、生活和健康不利的手段對待他們時,國家公權力就應該介入,保護他們的利益。

 

兒童不是任何人的私有物,兒童是整個社會與民族的未來。每一個都是。

 

成人乞討是自由,用兒童乞討則是虐待、剝削和侵害。

 

不要羨慕美加歐日有那么完善的兒童福利保護法,他們曾經也很原始。走到那一步,要靠我們每個成年人的努力。

 

切切,為盼。■

 

(微信公眾號“女拳文化 

頂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分享到: 更多
奔驰宝马40倍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