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原創天地>穿越玄幻>

誰是魔?

時間:2018-09-30 15:36來源: 作者:軟墨 點擊:
  

營帳內。

十余名身穿戰甲的將軍席地而坐,俱懷著恭敬神色注視著主位上的男人,步清。

步清舉起一杯酒,道:“起事能到今天這個地步,多虧了諸位!”言罷,起身,拱了拱手,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這時所有將軍亦起身,其中一位說道:“清王,應當說是我等多虧了你的帶領!”

所有人都笑了,也各自端了酒,喝了下去。

“清王,成敗就在明日。不過卿兒相信,以您的才智,攻破魔都,輕而易舉!”在座的唯一一個女子看向步清,笑道。

步清道:“若不是莫卿你的協助,我們的戰況也不會如此喜人!”

“若非魔主親妹妹提供的信息,我們也不能戰無不勝了。”一位將軍插話道。

的確如此,莫卿身為魔主莫未之妹,知曉魔主諸多隱秘,在戰斗中充當軍師之職,也是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莫卿斂了笑容,嚴肅道:“身為莫未之妹,并非我能決定。他暴政百年,理應被推翻!”

見到莫卿這般,步清知道她厭惡魔主所作所為,自然也不喜在話語上與魔主有甚牽連,當即握住她的手道:“卿兒所言極是。”轉而對將軍們道:“諸位,我們的目的,都是推翻魔主暴政,為魔地帶來一片光明!”

眾魔將紛紛稱是,不再提及莫卿。復而舉杯邀酒,席間歡樂融融。

是日深夜。

風揚起魔都邊城的沙土,步清立在一處高地,瞇了瞇眼睛,遠望不過百里之隔的魔都。

新一代魔主莫未上任已有百年有余,莫未暴虐且昏庸,上任十年便貶了五十多位魔王,責令他們帶著自己一脈的族人永久離開魔都。又喜建宮殿,挪用魔兵,致使外出尋找人族群居地的魔兵數目嚴重不足。尋不到人類,以人為食的魔便沒有口糧,連魔都都鬧氣饑荒。可魔主并不體恤民情,將上言規勸的臣子俱貶出魔都。魔都饑荒,莫未卻下令每日將一百只優秀的食物送入魔宮中,供自己及魔妃們享用,一日不達標又要貶黜掌管食物的官員。

于是,步王率眾一朝起義,攻占城池,如今魔地大半城池俱在步清手下,明日,便是出兵攻打魔都的日子。

步清嗅著空氣中淡淡的血腥味,俊朗的面容上罕見地流露出一抹擔憂。經過許久的謀劃,目標眼見著就要達成。然而他心中隱隱有些不安。在這靜謐的夜里,這份不安,愈發濃了。

“清王,夜深了,回營帳吧。”一件大氅搭上他的身子,伴隨著溫柔的聲音。

感受到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步清喚道:“莫卿。”

莫卿走上前與他并肩,問道:“王,您可是有什么煩心事?”

步清并未轉頭,仍舊看向遠處,只道:“無甚。”

“只要勝了這最后一場戰事,魔地從此也能得個安定了。”莫卿道。

“是啊。”步清側身看著莫卿,道:“傳承萬年的莫氏魔都,也要易姓了。”他頓了頓,又道:“謝謝你。”

莫卿搖了搖頭。

“等到魔地安定,我們便可毫無顧慮地成婚了。”步清笑道,他冰藍色的眸中充滿笑意。

莫卿低下頭,亦輕輕笑了,姣好的面容上泛起一抹紅暈。

天未亮,戰鼓擂響,數不清的魔兵涌向魔都,而那看似十分堅固的城墻上僅有百余位魔主一脈的親兵舉著弓箭等待。

見狀,步清這方的魔將慨然大喊:“魔主人心離散,攻下魔都輕而易舉!”

一時間,士氣大振。

步清身披甲衣,騎在戰馬上,沉默著觀察著局勢。

他的士兵正逐漸攻近魔都,不過一刻鐘,城門大開,士兵中傳來一陣歡呼。

他身邊的一位魔將喊道:“清王,城門攻破了!”

一陣不安猛然襲來,步清面上不露,鎮定道:“傳令!小心進城!”

他策著馬亦向城門方向馳去,十余位魔將緊隨其側,莫卿也馭馬跟隨。

這時,前鋒兵卒一陣騷動,傳消息來,魔主已經出現。

步清一夾馬腹,馳向騷動之處。

魔主莫未一襲黑衣,立在城內眺望臺處,面容含笑。漆黑的眼睛里帶著道不明的情緒,令步清不適極了。那副模樣不似暴虐的魔主,倒像是富貴家里悉心教養的公子哥兒,在看著窮苦百姓低聲乞討。

見到步清,他并未露出絲毫懼意,翩然自眺望臺上飛落而下,一身魔氣收斂入體,幽幽道:“步清,你來了。”

見到魔主一副毫不畏懼的模樣,眾兵將后退了些許。步清下馬,道:“莫未,暴政百余年,今日,便是終結之日。”

莫未依舊笑著,道:“步清,只有你能殺我。”驀地魔氣一振,除步清及莫卿以外的所有魔兵魔將俱被震退。步清乃是以魔力相抗,而莫卿是因為血統關系不受影響。

舉著劍,步清用魔力防御著各處的偷襲,逼近了莫未。

莫未不退半步,笑著看步清將劍送入自己的胸膛。

當胸膛被貫穿的那一刻,他倒在地上,一片似墨般黑的魔氣自他體內涌出,步清下意識去擋,那魔氣卻輕輕巧巧地繞過他,形成一片壁障,將他們三人與所有士兵相隔開來。

他們三人,步清,莫未和莫卿。

一顆漆黑的珠子懸空出現。

步清心臟一跳,他心下有了些許猜想,卻又立即否定,昨夜和方才心中的不安,讓他此刻精神緊繃,然而面上依然不顯,他用極其淡然的聲音問道:“莫未,你這是想做什么?”

倒在地上的莫未站起身來,步清的劍身甚至還在他身上,但他依舊笑著,笑容里帶著一絲解脫。他似乎絲毫不疼,道:“步清,抱歉了。”

極其詭異的畫面。

莫卿走上前來,站在莫未身邊,眼角含了淚水,卻是在笑著的,依舊是那么溫柔的聲音:“清王,謝謝你。”

步清皺了皺眉,想要說什么。莫未卻立即說道;“已經到了這個時候,我要告訴你,真正的魔族秘事。”

“這方圓萬里所有的人類,都受了源魔石的影響,生了魔的力量,以為自己是魔。人們干著殺人、吃人的事情。唯有我莫族傳承萬年,是真正的魔族,你們諸位王俱是人類。”莫未唇邊的笑意逐漸淡了,身子也似乎軟了下去,站著有些不穩當。

步清擰緊了眉頭。喉頭有些惡心。人,吃人?他問道:“你們,說的是真的?”

莫卿連忙扶住莫未,接著說道:“我們一族族人知道真相,但是無法言說,否則不僅我族族人將會滅亡,聽到了這真相的他族之人均會魔化,成為真正的魔。”

聽到這里,步清意識到了什么,急忙問道:“你們現在為何將這些告訴我?”

莫未道:“我和卿兒已經不想再看著人吃人這樣的事情了,既然我百年的行動,已經逼著你起兵,這魔主之位,自然要給你......解決的方法,就靠你來尋找了。”

二人的身影逐漸虛幻,化作漫天的黑色粉末,粉末很快被那黑色珠子吸收,珠子又漲大了一分。

隱隱能夠聽到莫卿溫柔的聲音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從百年之前就做好了謀劃,逼人起兵,逼你使成魔。對不起,騙了你。

步清有些茫然,將目光投向那顆珠子,心想:“這應該就是源魔石吧......”

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握住那顆珠子,自珠子中蔓延出漆黑的氣體,竄入他的心脈之中。源魔石漸漸轉小,消失了。他漂亮的冰藍色雙眸瞬間變得漆黑。先前莫未布下的魔氣屏障在這一瞬間陡然碎裂。

步清捂著胸口,有些喘不過氣。他的目光渙散了一下,又很快清明。

他喃喃道:“我步族傳承萬年,乃真正魔族。所有的王,其實都是人類。”

默了一會,他又念叨一遍:“我步族傳承萬年,乃真正魔族。所有的王,其實都是人類。”

轉身,看見那些驚異地看向他的兵將,他漆黑的眸中陡然染上一抹憐憫。那是同方才立在眺望臺上的莫未眼中的情緒一般,令人不適的憐憫。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石蒜
  • 下一篇:沒有了
奔驰宝马40倍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