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原創天地>穿越玄幻>

山鬼

時間:2018-11-18 14:18來源: 作者:易安 點擊:
  

“阿蘿,你在哪里啊?你看得到我嗎?”

曼蘿聽到深林里有人在喚她,循聲而去,走進了一片山林。頃刻間,天地仿佛換了容顏,云霧繚繞中,曼蘿看到一個風姿綽約的女子穿梭在昏暗的林間。林風將她身上纏繞的女蘿高高揚起,仿佛在起舞著,卻轉瞬即逝,只留下淡淡的清香。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帶女蘿。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悲凄的歌聲回蕩在山谷里。抬眼望去,隱約可見山深林茂,濃霧層層,整座山都透著神秘的色彩,讓人不由得心生向往之情,走近了方現那山腳環繞的汨汨溪流,阻擋了來人的腳步。歌聲越來越近,曼蘿瞇著眼睛望著山林深處的方向,只見一老翁撐著竹竿駕著一竹筏從山林中緩緩劃出,反復吟唱著小曲。

曼蘿抑制不住內心的欣喜高聲喚道:“老人家,可否載我一程?”

老翁聞聲望去,見一個身著奇異服飾,容貌美麗動人的年輕女子正站在溪流對岸,一臉欣喜的望著他,他將竹筏劃到曼蘿身前,道:“上來吧,年輕人。”

曼蘿向老翁道過謝后趕忙踏上竹筏。老翁問道:“敢問姑娘從何而來呢?”

曼蘿抱之尷尬一笑,她確實不知自己現在身處何地,也不知為何而來,她唯一清楚的是,這個地方于她來說雖是陌生但并不可怕。老翁見狀也不再追問,便繼續劃著竹筏,吟唱著小曲:“乘赤豹兮從文貍,辛夷車兮結桂旗。被石蘭兮帶杜衡...”悲愴的歌聲繞著水流回旋,曼蘿似乎看到了方才穿梭在林間的那個女子。她感到似曾相識,不由得問道:“老人家,這曲子唱的是什么?”

老翁依舊劃著竹筏,大山兀地安靜下來,空谷中回蕩著曼蘿清脆的聲音,老翁答道:“這曲子啊,唱的是我們大山的神靈。”

“大山的神靈?”曼蘿不由自主的輕聲默念。

“對,這世間萬物皆有靈。這山,自然也有靈,山之靈,喚作山鬼。山鬼千年,乃成山神,方可脫離俗世之苦。”老翁淡淡的說道。

曼蘿心頭莫名的一陣揪痛。“山鬼?莫非是那個為赴心上人之約,穿過幽暗無光的山林,走過險峻曲折的山路,帶著滿腔熱情前去赴約的癡情女神?”

老翁輕嘆一聲說道:“是的,傳說離這座山幾百里之外的一座山很早就有了,山鬼就居住在那里,守護著那里的山民們。直到有一天,山鬼與自己救下的一個年輕書生相愛了,人神相戀,本就有違天道。在一次暴亂中,書生下山去保衛自己的家園,并約定終有一天會去赴山鬼之約。山鬼盼啊盼,終于等到了這一天。這天,山鬼騎著火紅的赤豹,花貍貓緊隨其后,手中拿著芳香的鮮花準備送給心愛的人,一路不停只為赴心上人的約會。為了這次約會,不論來路多么險阻她依舊滿懷著熱情的期望和喜悅。終于,她來到了約會的地點,可是未見到心上人。于是,她日日在此等待,夜夜翹首期盼,可書生終是未來赴約,而山鬼卻因為這份執念,不肯成為山神,而被三生三世束縛在這座山中。”

曼蘿感覺心臟深處傳來陣陣疼痛卻不知為何,她深吸一口氣,在朦朧之中她仿佛又看到了那個披戴著青絲花環的女子。但無論她再怎么努力,也無法看清女子的面容。她不禁生了個想法。

“老人家,那山鬼究竟長什么模樣啊?”曼蘿用俏皮的語氣問道

老翁瞇了瞇眼道:“山鬼,雖名為鬼,卻不是普通的鬼魅,她是自然的女兒,林中的精靈,是不在先列的女神。她終年游蕩在茂密幽暗的山林中很難看清她的容顏,她神秘,飄渺,芳香迷人,有時化作山間的云霧,有時又變作黃昏的細雨,她的模樣應是千變萬化吧。”說完,老翁又開始吟唱:“表獨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杳冥冥兮..."

曼蘿看著竹筏逐漸劃進大山,森森的密林將小竹筏層層籠罩,讓她不禁心生寒意。她的腦海里不斷地閃現著那個畫面:“藤蘿交錯的崖邊,一披戴青絲花環的女子,坐在赤豹上,懷中抱著幼小的花貍,遠望著山外的世界。”分明很清晰的畫面感,她卻始終看不清主人公的臉。

突然胸口一陣劇痛,曼蘿輕拍著胸口,老翁似乎看出來了,淡淡的說道:“山中有靈,初至者難免會有些許不適,注意身體,年輕人。”曼蘿微微頷首,臉色蒼白,眼眶中泛著晶亮的水珠,腦中不受控制的畫面越來越多。

竹筏在山林中游行了很久,最終在半山腰停了下來,老翁停下竹竿,轉頭對曼蘿說道:“我只能載你到這里了。”

曼蘿神色恢復了幾許,下了竹筏,同老翁道了別。轉頭向深山走去,這大山,不知不覺活了起來。百草泛著芳香,女蘿纏繞而下,文貍在辛夷木間穿梭,猿猴在高處啼叫,風聲陣陣,落木蕭蕭。曼蘿就這樣走著,仿佛對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輕車熟路。她的腦海中又浮現了無數的畫面,都是關于那個女子,而她始終看不清女子的容顏。

曼蘿在一個深邃的山洞前停了下來,洞口泛著赤焰的豹子親昵的蹭著她,她俯下身子,溫柔的摸了摸它柔軟的毛發,便起身走進洞中,這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仿佛是來到了自己的家中。曼蘿在洞中走著,明明四周一片漆黑,她卻好像絲毫不受影響,腳步熟稔。

不知走了多久,曼蘿眼前突然一亮,她終于看到了那個迷一樣的女子。她慢慢走近女子,一步,兩步,漸漸看清女子的面貌,吃驚的是那女子居然與自己有著一模一樣的容貌。忽然,曼蘿的記憶好像被塵封了很久的困獸被放一樣一涌而出,她聽到了那夜的雷聲陣陣,看到了那夜的蒙蒙陰雨,感受到了那紅顏凋謝卻未等到伊人的悲痛,也聽到了自己那夜悲愴的呼喊:“雷填填兮雨冥冥,猨啾啾兮狖夜鳴。風颯颯兮木蕭蕭,思公子兮徒離憂。”

曼蘿終于明白了,原來那一世她曾是一只癡情的山鬼,風姿綽約又情意深綿,芳香逶迤又執著天真的山鬼,那一世她將全部的情獻給所愛的人...

“采三秀兮于山間,石磊磊兮葛蔓蔓。怨公子兮悵忘歸,君思我兮不得閑。山中人兮芳杜若,飲石泉兮蔭松柏,君思我兮然疑作。”老翁的歌聲回蕩在深山里,久久未曾消去,曼蘿也跟隨著這歌聲找尋下山的路...

“叮鈴鈴...”鬧鐘又開始響了,距離上次響已經過去十分鐘了?曼蘿心里想著,十分鐘好快啊。她不耐煩的按掉鬧鈴,再度縮進了被子里,冬天的寒冷徘徊在房子的四周。想到早上還有早課,曼蘿不得不離開溫暖的小床,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卻不小心觸到了眼角的余淚,許是做了個感人的夢吧,她這樣想著。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分享到: 更多
奔驰宝马40倍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