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原創天地>歷史軍事>

永不磨滅的軍號

時間:2018-11-18 14:01來源: 作者:孤獨的戍邊人 點擊:
  

今天,老肖心中的石頭終于落地了。他本以為會穿一輩子的軍裝,可沒想到,鐵打的營盤也有解散的那一刻。

也許三月份的會議會影響未來五年甚至更長時間普通人的生活,但對老肖來說,卻影響了他的一輩子。

三十年前老肖只身一人戴著大紅花坐著大解放從農村老家來到了省城,剛進營區他就聽見一聲長長的軍號。他感到渾身充滿了力量,準備在這個全新的世界里大干一場,那一年他18歲。

來到消防隊,經常吃不飽飯的老肖終于不用再饑一頓飽一頓,米飯管夠,菜品豐富,每個月還有津貼可拿,真是快活似神仙。雖然訓練很辛苦,但他從小干慣了體力活,再加上又年輕,吃飽飯、美美地睡上一覺,第二天又是一個生龍活虎的小伙子。新兵訓練三個月里,新兵班家庭情況最差的要屬老肖了,不過訓練成績最好的卻也是老肖。雖然有幾個項目成績不理想,可是他卻異于常人地努力。每天晚上別人做一百個俯臥撐他就做三百個,別人手榴彈投及格就休息,他卻不到優秀就不停練,最后連新兵排長都急了,怕一下練得太多傷到身體。就這樣,老肖在新兵連結束時拿了全排唯一的全優新兵,并被授予團級嘉獎。老肖回憶起領獎的那一天,雖然外表鎮定,可是我卻注意到他的眼角閃著淚花。那一天老肖第一次穿起冬常服,北風呼嘯,內心一團火熱。伴隨著嘹亮的軍號,老肖齊步走上領獎臺,大隊長親自為他頒獎,并囑咐他安心服役,在警營建功立業。走下臺的他耳朵仿佛只能聽見軍號聲,這是他第一次被別人認可,他下決心一定要在這里干出一番事業,絕對不能辜負父母的期望。

從新兵連開始,老肖每個月都寫信回家,給父母匯報當兵的情況,父母雖然不識字不能回信,但每個月總會寄一雙鞋墊,因為他們知道部隊里訓練緊,鞋墊容易穿爛。到縣武裝部報到的那天,父母把家里僅有的兩百塊錢塞在老肖的鞋子里,他們擔心第一次出遠門的兒子生活過的不好,老兩口拮據一點就過去了,可不能再苦著孩子。老肖也是到部隊之后才發現鞋子里的錢,他知道那是家里全部的積蓄了。夜幕降臨,熄燈號吹響,那一晚他躲在被窩里偷偷地哭了一晚上,第二天班長發現他眼睛紅紅的,還以為他是因想家而哭,就靠上去做思想工作,老肖當然不情愿,就說自己是剛離開家,不習慣部隊的架子床,一晚都難以入睡。排長也不好意思再問下去,他當然是知道老肖肯定是想家了,但是自尊心又強,不肯承認而已。老肖是個孝順的小伙子,每個月他都把隊里發的津貼原封不動的寄回家里。兒行千里母擔憂,出門在外,總是報喜不報憂,即使部隊的訓練有多么難熬,老肖在信里還是從未提起過,自己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要獨自面對生活的苦難,不要讓年事已高的父母再擔憂。

過完春節,新兵連即將結束,老肖和其他戰友一起被授予列兵軍銜。授銜儀式上那振奮人心的軍號,是催征的號角,嶄新的軍旅生涯即將拉開帷幕。這是老肖人生中第一個軍銜,他知道,這絕不是最后一個,他要將那一道拐換成一顆顆閃閃發亮的金星。

下連后,專業技術訓練隨即展開。每天伴著軍號起床、出操、開飯,又伴著軍號熄燈。這是老肖一年中所有的生活軌跡。不同于新兵訓練,消防專業的每一個訓練科目都有可能在今后實戰中運用到,這是關乎生死的,這也是消防兵與其他兵種的不同之處。老肖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每一個科目都反復訓練,直到成為下意識的反應,他知道火場中得爭分奪秒容不得花半點時間去思考。

也許別的軍兵警種日常生活中見到最多的是綠色或是藍色,但在消防隊,答案是紅色。這是一支與紅色幽靈作戰的部隊,這是一支在和平時期卻隨時處于實戰狀態的部隊,他們手里的武器不是自動步槍,而是救人于熊熊大火的水槍。也許他們很不起眼,但是卻不可或缺。武警消防部隊——人民生命和財產的守護神。

在這樣一支英雄的部隊里,老肖和其他戰友一樣,用自己的青春默默守護著祖國!還記得有一次警鈴大作,那是他第一次出警,緊急集合,攜帶裝具,登車,一切都顯得那么平常和訓練不出二樣。那天陽光燦爛、北風拂面。不過到了火災現場,當時年輕的老肖傻眼了。那是一片二層自建聯排平房,大火從最北邊的房屋開始向南蔓延,火勢已然控制不住,最要緊的是救出被困群眾。分隊長命令有經驗的老士官帶上裝備準備進入火場,此時,老肖毛遂自薦,愿意冒著生命危險進入火場救人。分隊長不是不知道老肖是獨生子,本不該在第一時間沖上前線,可是…可是我們都是軍人,軍人哪有理由退縮?分隊長只得點頭同意。當老肖第一次進入火場的時候,他震驚了,可以說是呆住了,要不是有老班長提醒也許他就回不來了。那一刻他才知道為什么說火場如戰場,甚至比戰場情況更要復雜。漆黑、骯臟、濃霧、高溫……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阻止消防隊員的行動。它們像狂舞的妖魔,向所有生命體伸出魔爪。

跌跌撞撞的老肖,背著剛解救出來的小女孩向救護車狂奔。這是老肖生平第一次救人,他覺得他有天大的責任不能讓小女孩出現一丁點意外。他是一名軍人,百姓是要用生命去守護的人。很幸運,那個小女孩活了下來,那年她7歲而老肖也僅僅19歲。在不到二十歲的年紀,大部分人還在象牙塔里讀書而有的人卻已體驗到生離死別的痛苦。

大火最終被成功撲滅,僅有幾名群眾輕傷。這是包括老肖在內的所有消防隊員最愿看到的結果。第一次出警后老肖暗下決心,訓練要更加刻苦,出警時要更加迅速;訓練成績更進一步,出警更早一秒鐘到達,人民群眾的痛苦就減少一分。這是責任,更是義務。

軍號每天響起,老肖的生活日復一日。很快又到了一年的冬天,老肖入伍已經一年多了。在年終的表彰大會上老肖順理成章獲得了“優秀士兵”稱號,這是對他一年來辛勤付出最好的褒獎。而他的軍銜上也多了一道拐——上等兵。

年初不久老肖又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考軍校。本來白天的訓練已經很辛苦了,晚上又要忙著復習文化課,在外人看來老肖渾身上下好像有著使不完的勁。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有考上軍校,他才可能改變自己和家庭的命運。

七月,天道酬勤的老肖順利拿到了武警院校的本科錄取通知書。自然他的軍銜也要從兩道拐換成一道杠了。

其實老周做夢也沒想到自己能成為一名軍官,高中成績欠佳沒能考上大學,下定決心參軍入伍,也正因為他的努力才使他走到今天這一步。后來老肖順利從武警院校畢業,分到原來的單位,不過職務已經從戰士變成了排長,中尉軍銜——一杠兩星。那年老肖24歲。

天真的老肖以為自己能穿一輩子軍裝。雖然有了干部身份,但老肖還是像義務兵時期那樣扎實,外加他性格憨厚頗受領導賞識,晉升之路沒有太大阻礙。

這么些年,老肖也見到了無數的生離死別,身邊的戰友也有不少遭遇意外。可是老肖還是沒有忘記當年的初心,要救民于水火之中。可是唯獨那次對老肖的打擊實在太大了,那是三年前的夏天,在TJG。老肖47歲,大隊長,正團職上校——兩杠三星。

危化品的爆炸事故向來是最難處理的,那次是上百噸的危化品集體爆炸。火光映紅了半個城市。老肖是第一個趕到現場的高級指揮員,雖然他很不情愿讓年輕的戰士冒著生命危險進入火場,但是軍令如山,上級的命令絕不可能違抗。他想起了28年前,自己第一次進入火場時的情景,他為戰士們捏了一把汗。說到這,老肖再次哽咽了。那次事故讓自己一個分隊的戰士永遠的告別了自己深愛的祖國。不難看出,老肖心里很自責,畢竟是從最基層的戰士做起的,他很清楚消防員有多么不容易,所以他很愛自己的下屬,對待他們有時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那次事故在老肖的心中永遠留下了一道傷口。軍號照常響起,生活還要繼續。

如今老肖已步入知天命的年紀,這身軍裝也已經穿了32年了。自己的前半生奉獻給了祖國和人民。老肖摯愛著這身軍裝,他喜歡每天聽著軍號,在大院里鍛煉。天真的老肖以為自己能穿一輩子軍裝,聽一輩子軍號,可是這個三月一紙文件打破了這個天真的夢。

消防部隊整建制劃出武警部隊,意味著老肖穿了三十多年的軍裝不得不脫下,右臂也再也不用舉起,以后也再也聽不見那熟悉的軍號聲。以前都是部隊在人換了,而到了老肖這里卻是人還在部隊卻沒了。

軍是軍,警是警,民是民,靴子落地,擲地有聲。熟悉的臂章,熟悉的警徽,熟悉的胸標,熟悉的起床號,到了該說再見的時候了。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老肖最想對他的戰友們道一聲,珍重!

我們的采訪結束了,老肖起身望向遠方。我們不知道這位戰功卓著的老兵此刻在想些什么,也許是三十多年前,他初入軍營時的那一聲長長的軍號吧!那是屬于他的初音,指引著他的人生道路。也許再往前回顧,那是源于八十多年前南昌城頭的一聲槍響吧!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分享到: 更多
奔驰宝马40倍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