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原創天地>懸疑驚悚>

消失的記憶

時間:2018-10-20 13:01來源: 作者:多克特 點擊:
  


我對現在的生活,怎么說呢?就是覺得很差勁。有時候明明自己覺得非常優秀的東西,到了別人那里反而有種如同糟粕的感覺,分明是已經很努力了,卻還是有著如同白癡一樣的問題。當然生活就是這樣,既然是自己選擇,那么受的了就受,受不了的話,實在不行那么也只能放棄。

不知道是我對自己說的,還是別人對我說的,有這么一句話,‘若是你想成為你最想成為的人的話,那么你就要受到你最不想承擔的苦。’

好了,起床吧,再抱怨又有什么用呢。

將被子掀開,我換好衣服,洗漱干凈后用熱水洗了個頭發。我并沒有將頭發吹干再出門的習慣,每次都是頂著濕漉漉的頭發就出了門,今天也是這樣。

待到快九點的時候,我到了公司樓下,這個時候不快點的話肯定是會要遲到的,但下面黑壓壓的人頭告訴我,沒有希望了。

不知為什么,一股怒火從我的胃里冒了出來,灼傷到了我的食道,讓我有一種想要吐出來的感覺。

然后我的心里在想,每天拿著這么低的工資,到底是為了什么,每天給不同的客戶解釋自己的產品是為了什么?是為了讓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可憐蟲支配自己嗎?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承受能力到底有多強嗎?

不,不是的,這時的我突然醒悟。是為了讓自己活下去,是為了折磨自己,是為了不停地扯動自己的神經。

在這樣的想法下,我再次邁出了自己的步伐,托著自己疲憊不堪的身體擠向那群’餓狼’。我知道,自己再一次被同化了。

就在我快要被擠成壓縮餅干的時候,終于進到電梯里面,成為了一個‘罐頭’。然后你就會開始聞到各種各樣的味道,韭菜味的鍋貼、刺鼻的頭發噴霧、如同隔夜湯的體味、還有一陣陣牙膏混合而成的口臭。

人類真是骯臟卻不自知的生物,不難免我會產生這樣的想法。然后像個黏稠物中的黃瓜一樣,被擠下了電梯,看到那群我一看到就會頭疼的同事。

這時的我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天沒有和他們說過話了,大部分時間都是做著自己手頭上的工作,見著沒完沒了的客戶,跑著永遠沒有盡頭的單。

不過是群虛偽的人罷了,即便是有交集,也不過是在給自己以后找麻煩。還不如做個隱形人,來的自在。

如同往常一樣,我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打開電腦,便開始了一天的工作。電話開始沒完沒了的響著,我捏緊了拳頭想要將它扔掉,但我還是控制住自己暴躁的內心,接通了電話。

“你好,這里是阿爾法化工有限公司。啊,是劉先生啊,早上好啊......啊。”

啊,啊,啊,啊,此時的我的內心跟我的外表表現的完全不同,我在不停的詛咒這個人,詛咒他為什么要在這么一大早就給我打電話,為什么要說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

在內心,我的手機已經被我摔得粉身碎骨,我的呼吸也快要停滯。

終于,問題解決了。

今天大家都非常奇怪,至少我是這么覺得的,因為他們一直在小聲的議論著什么,是什么呢?我開始好奇起來,直到領導拍了拍我的肩膀。

“將這個方案改一下。”他將文件放到我桌上后,就轉身離開。

我看著這個文件夾上面的名字,這是我上個星期就做好的方案。

還記得一開始將這個文件給他看得時候,他就對我說:“我們要的不是一個優秀的產品,而是一個能為我們和別人賺錢的產品。”

當時一聽到這個話,我的內心就開始不屑,不管什么時候,不管是哪個老師,他們教我的永遠都是做出最優秀的東西。但當我走出學校,來到大街上,真正走入社會中的時候,一切都變了。

開始變得冷血,變得沒有情調,變成了一群唯利是圖的小人。

但即便是這樣,我還是又一次的更改起了方案,即便是拿筆的手憤怒的開始顫抖。

就這樣,當把第一階段工作做完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中午。

“他今天為什么還來上班?”

“是啊,不是應該就待在家里等通知了嗎?”

“你說到底會不會是他做的?”

在休息室的時候我一個人躲在一邊吃著剛剛送來的外面,卻發現一群人對我指指點點,小聲的議論著。

他們到底在說什么?這個疑問再一次的涌了上來。雖然說我不和他們說話,但不代表我是個懦弱的人,只是因為我不屑于與他們為伍罷了。

所以我站起了身,向他們走了過去。很明顯的,在他們發現我向他們走過去的時候,我看到了他們眼中的恐懼。

“你們,到底在說什么?”我將我的問題說了出來,瞇著眼睛看向他們,用這種略帶恐嚇的表情,形成對自己的保護。

“沒,沒什么。”一個女同事聽到我在問他們,用一種害怕的表情說了一句話之后就跑開了,生怕與我沾上什么關系。

“那個,你自己不知道嗎?”剩下的人看了看我,又互相看了看后,只有一個叫李潘的男人在猶豫了一陣后說了這么一句,能記住他的名字還是因為我們以前一起共過事情。

“我自己?”我感到十分奇怪,我要知道什么?難道我要被開除了?不應該啊,若是我要被開除了的話領導真么會把工作交給我呢?對了,他是昨天才出差回來,可能還不知道我要被開除的事情,于是我帶有一種終于要解脫的表情再次問道:“難道我要被開除了?”

但顯然不是,我一眼就從他們的表情中看了出來。于是就看到李潘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接著說:“你確定你不知道?”

瘋了,他們都瘋了,我到底要知道什么,即便是我開始覺得這可能是他們對我的戲弄,但我還是保持著素養問道:“我到底要知道什么?”

“你殺人了,殺了劉慧。”這個時候李潘的表情平靜了下來,用一種深邃的眼睛看向我,就如同是在對我做著審判。

“我殺人了?”聽到這句話,我笑了起來。可笑,我怎么可能殺人,我現在每天除了上下班以外,就是睡覺,哪有空閑去殺人。

“是的,你已經有三天時間沒有來上班了。”雖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從他們的表情中看出他們不像是在騙我。

這個時候我已經沒有再和他們糾結這個問題,而是用一種很荒謬的表情從休息室走了出去,然后翻出我的工作日志,上面寫著最近的日子就是在三天前。

那么這三天的時間我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難道我真的殺人了?還有,劉慧是誰?

所有的疑問在我渾渾噩噩的度過了三個小時之后,終于開始被慢慢打破。

一群穿著制服的警察闖進了我們公司,在問了前臺之后,直接找上了我。

“王先生,可能你還要和我們走一趟。”和我對話的是一個稍顯年輕的警察,說話的時候也很客氣,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兇神惡煞。

我沒有做任何抵抗的便和他們走了,因為我心中有個疑問,不,是無數個疑問需要人幫我解答,而答案馬上就會揭曉。

在警車上我想了很多。

他們說再,那么我肯定不是第一次去警局了,也不是第一次坐警車,所以我不用擺出一副很緊張的樣子,神色一定要顯得老道一些,這樣才不會被他們匡進去。那么三天前到底發生了什么?我又在警察局說了什么才讓他們把我放出來。

“三天前,承蒙你們照顧了。”我主動和他們聊了起來,看看能不能套出一些有用的線索。

坐在我旁邊的不再是那個年輕的警察,這個警察雖然也年輕,但表情看上去很剛毅又帶有些滄桑,一定是個很有經驗的警察。

“我們可沒照顧你什么,若是想博取同情的話就找錯地方了。”他很生硬的說道,好像并不想與我有更多的交流。

但車上沉默的氣氛還是被我打破,坐在前排的那個年輕警察笑了笑,然后對坐在我旁邊的警察說道:“獒犬,人家說不定不是殺人犯呢,這么兇干嘛。”

“當時那樣的情況,除了他最有嫌疑殺了他的女朋友,不然還有誰。”我明顯看到了這個別名叫獒犬的警察,臉上抽動了一下,看上去有些生氣。

但從他的話中我得知了我確實是殺了人,她叫劉慧,還是我的女朋友。

“當時的場景確實很慘,但兇手也不一定是這個王先生啊,畢竟這個案子的疑點還是有很多的。”年輕的警察再次說道,提到案子他摸起了下巴,開始思考起來。

“那我真不知道還有誰,像這種人渣我見得多了,稍稍有些不如意就開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將憤怒發泄到別人身上。”聽獒犬這么說,我倒開始覺得他是個好人,雖然從外表上看上去不像個警察,更像個搶劫犯。

“好吧,好吧,反正我也爭不過去。”

談話雖然沒有在因此終結,但我也沒再從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過了沒多久,我終于下了車,帶著滿肚子疑惑走進了警察局。

一進警察局我就被帶進了審訊室,而審問我的是一個中年警察。這讓我感到有些后悔,沒能知道那個年輕警察的名字,畢竟他給我的印象十分不錯。

“雖然上次你確實洗清了嫌疑,但我們還是不得不把目光再次轉向你。”

看來這個警察對我已經十分熟悉,一進來就直接看門見山的對我說道。但我為了避免禍從口出,還是選擇了閉嘴,只是點了點頭。

在這之前我是有過自殺的想法的,但不知道為什么,此時此刻我突然之間又不想死了,好像一切都變得有趣。

“三天前的晚上,我們在你車后面的后備箱里,發現了你女朋友的尸體。”說著,他拿出一個文件夾給我,上面全部都是一個女人的照片,更準確的說是一個姿勢,各種角度的照片。

她滿身是血的蜷縮在一輛銀色汽車的后備箱里面,死不瞑目的睜大著眼睛,滿臉寫著驚恐。

“當然,這些你已經看過了,這只是一個工作流程。”警察補充了一句后,便坐了下來。

“我沒有殺人。”我想,現在的情況下,說什么都沒有說這句有效。

“誰殺的,現在我們也沒有確定,若是不介意的話,你現在可以聽聽我的想法,。”這個警察扭動了一下身體,手指交叉著將手放到了桌子上,身體向前傾,眼睛很敏銳的盯向了我。

而我將身體放低了一些,雙手放到膝蓋上,做出一副聆聽的表情。

“畢竟一個犯人肯定不會承認自己的罪行,那么我就給你說說我的推理。”

.....

若是以他的敘述來看的話,那么那晚發生的事情是這樣的。

首先,下班后我和我的女朋友都回到了家里面,因為我想要換工作的原因兩人發生了爭吵。

爭吵過后便打起了冷戰,待到快十二點鐘的時候,我的女朋友實在是受不了這樣的氣氛,就決定離開這個家,和我分手。

于是我開始阻止她,但女朋友最后還是開著我的車出去。然后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我也從家里出來,可她沒想到的是我的車上安裝有GPS。

很快我就在一處公園前找到了她,兩人再次發生了爭吵,并產生了肢體上的沖突,最后失手殺了她。

但就在藏尸的時候被路過的目擊者發現,然后報警。

......

“如果說一切都是像你說的這樣,那你為什么又要將我放出去,然后又把我抓起來呢?這豈不是多此一舉嗎?”這實在讓我感到奇怪,即便人真的是我殺的,直接將我判刑不就好了。

“但我們沒有找到殺人的兇器和可能出現的第三個人。”警察用一種小子快老實交代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說道。

“兇器?第三個人?”什么意思?我現在被他越弄越糊涂,早上我還是一個憤世嫉俗,要死要活的上班族,現在卻成為了一個罪犯,還是一個就連自己殺沒殺人的罪犯。不過我也慶幸不是因為搶銀行被抓,否則到時候若是連搶來的錢都忘記放在哪,豈不是更糟。

“就是說,你小子還有幫兇,本來是想把你放出去后再把他引出來的,沒想到你的心理素質居然這么好。”

我不知道那個目光算不算的上是欣賞,但此時我確實感覺到了那么一點。

“我沒有殺人,也沒有什么幫兇。”在沉默了一陣之后,我的內心徹底的平靜了下來,沒有了一開始對失去記憶后的不知所措。

也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就有些不在乎生死,若不是家里就我一個獨生子的話,可能我早就自殺。

那么就算是真殺了個人,判我死刑也算不上什么了吧。更何況我相信自己,絕對不會就因為吵架這種事情去加害別人,即便是失手殺的,我也不會掩蓋自己的過錯。

這其中肯定還有什么別的玄機。

“當然,你可以為自己辯解,所以,我們需要從頭開始,那么三天前晚上你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第一件事情,還是三天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換一個沒有失去記憶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記起來的吧。那么現在我要怎么辦呢?是說實話嗎?當然不行,因為這件事情如果不是我做的,豈不是做了別人的替罪羊,那么......

“回到家后我應該是先睡了一覺。”我想了很多可能性,但這確實是我經常做的。回家后先是睡上一覺,很久以前就養成了這個習慣,因為我需要一個清醒的頭腦完成白天沒有完成的工作。

“恩,和三天前說的基本一致,但你真的會一回家就睡覺嗎?好了,繼續吧。”

“睡了一覺后我見我女朋友正坐在那里玩手機。”

我真的記不清我是不是有個女朋友,現在我的記憶出現了一個空白區,就好像是被剪刀精心裁剪過一樣。但是我想若是說成玩手機的話一定不會有什么漏洞。

“但之前你可是說的玩電腦。”

從這個警察的表情看不出他是不是在對我下套,但現在我必須要堅持我自己的觀點。

“不,我敢肯定她就是在玩手機。”

這個時候我明顯看到了他的嘴角偷偷的笑了一下,這讓我更加的懷疑起來,難道我落入了他的陷阱?

“好,就當做是在玩手機,那么接下來呢?”

“接下來兩人就因為工資的事情吵了一架,大概是因為工資,但我們又好像提到了一些別的事情,使得矛盾變得更大。”大部分公司都是選在大約月中的時候發放工資,和現在的時間也基本吻合,所以我選擇了一個更加有可能發生的矛盾點作為謊言。

“恩,繼續說。”

好像并沒有什么問題。

“接下來我們就打起了冷戰,但是到了快十二點的時候,她突然就跟我說出去走走,然后拿上了車鑰匙就出了門。”

若是監控里面真的有錄像的話,我這樣說誰都能騙過去。但警察還是提出了他的疑問。

“你們出去的時候就沒有發生任何沖突?那為什么你會隔了僅僅只有半個小時就去找她?”

“那是因為她說了很快就回來的話,而且時間那么晚了我也有些不放心。”

作為一個男朋友來說,即便是再怎么爭吵,只要不是什么太大的仇恨的話,關心女朋友倒也是件正常的事情。

“那么你在中央公園的湖邊找到她之后呢?”

之前我一直在想第三個人的問題,我是不是可以在這第三個人上做突破口,做點文章,但一直沒有找到機會。但是現在,機會來了。

“其實,那是我報的警。”

我將頭抬了起來,一臉堅定的和警察對視。聽到我這么說后,他也顯得很驚訝,但是并沒有打斷我。

“但是在報警之后我就后悔了,因為我害怕......”

“害怕什么?”

說實話這時我已經有些編不下去了,只能做出一臉痛苦的樣子。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有個警察跑了進來說:“老大,我們在另一個湖里打撈的時候發現了一具尸體,和可能是兇器的刀具。”

聽到這句話,我的靈感又來了。趁著警察開始交流的時候,我整理起了自己的思路。

如果說那具尸體真的是第三個人的話,不,即便不是第三個人,我也可以利用。首先我可以說我到了公園,接著便看到我女朋友被這個人殺害,接著將她放入了后備箱,我一怒之下沖了過去,和他扭打在了一起,接著他就逃跑,跑著跑著一不小心掉了了湖里面。

那為什么他要殺我女朋友呢?劫色?劫財?這些的可能性都不大,唯一的可能就是因為這個男人和我女朋友有感情方面的問題。

這樣的話就只剩下一點,中央公園附近確實有幾個老舊的公用電話亭,但我不知道還能不能用,也不知道那個報警的人是不是用的電話亭報的案,因為有很多人為了不惹禍上身,報案的話都是用的匿名電話。

所以,我只能賭一把。

說來也是奇怪,我將我編好的故事跟警察說了一遍,又聊了一些后就叫我就簽了幾個文件,然后就將我關了起來,等待著法院的審判。所有的一切都到了這里戛然而止,難道所有的一切真的就像是我所說的那樣?那么那個第三個人到底是誰?他為什么要殺了我女朋友,他真的是被淹死的嗎?

最終,我被判了三年零五個月的有期徒刑,罪名是過失殺人。在法院的時候我沒有再為自己辯解,只是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應得的,誰叫我活的像坨狗屎呢?或者說我是想要逃避這個社會吧,或許監獄的生活會更加不錯。

只是不知道兇手最后到底會不會被抓住。

待到監獄生活的第二天,我從狹窄的空間里面醒來,有一種別樣的輕松蕩漾在我的靈魂里面。我深深的吸上一口氣,突然腦袋陣痛了一下,接著便是無數的畫面從我的腦海中閃回。

我記起來了。

那天我回到家中,我沒有睡覺,兩人也沒有吵架,而是安安靜靜的吃了一頓晚餐。接著我開始做著白天沒有完成的工作,而劉慧在一旁玩著手機。其實這個時候我們已經沒有什么感情了,僅剩的也快被生活和爭吵快磨得一干二凈,大家還強求的待在一起,也不過是給自己找個能夠依靠的地方罷了。

接著到了快十二點多鐘的時候,劉慧說她出去一趟,我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她。是因為我的大度嗎?并不是,而是我早就期待著這一天。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去見了別的男人,一個有婦之夫,而且還是她的前男友。我瞪大著眼睛看著他們在我的汽車里面茍且,但我并沒感到氣憤,不,不應該說是不氣憤,而是我已經準備好了。

拿著從商店里面偷來的水果刀,隨著汽車搖晃的頻率,我悄悄的潛行了過去。先是猛的將車門打開,然后將那個男人給拖了出來,并用車門狠狠的夾了一下他的腿,那一下傷勢肯定非常嚴重,因為我聽到了他的慘叫。

接著他就開始逃跑,一開始我并沒有去管他,看著他一瘸一拐的樣子,我就知道他跑不遠。而是將目光放到了一臉驚慌的劉慧身上,她的臉上寫滿了求饒,但我并沒有心軟,而是直接提著她的頭發抹了她的脖子。

沒有一絲留戀的,我走向了開始在地上爬著的男人,我就這樣跟著他,看著他掙扎,看著他如同蛆蟲一般的在地上蠕動。

直到到了湖邊,他開始向我求饒,說著他的孩子,說著他的妻子,說著他的父母,但到死都沒有提到劉慧。

他是被我活生生給淹死的,然后我將他丟到了湖中,連同殺死劉慧的那把水果刀一起。既然兩個人那么喜歡在一起,就給他陪葬也算是對的起他了。

最后我用附近的公用電話亭報了警,然后用衣服包著石塊狠狠的敲向我的腦袋,我暈了過去。

......

躺在床上的我笑了起來,笑著笑著我又哭了,真是個沒用的東西。明明已經嘗試著將不愉快的記憶全部都給忘記了,可為什么又要讓我記起來呢?

后來我去查過資料,那幾天我可能是暫時性失憶,是由于大腦受到外界的劇烈碰撞,造成腦積血,血塊壓住部分記憶神經導致的失憶。

看來我還是更加適合監獄,連我腦袋的毛病都給治好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分享到: 更多
發布者資料
TSOTSI14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8-10-17 13:10 最后登錄:2018-10-19 22:10

推薦內容

  • 我是一葉小舟

    我本是深山里的小草,因一時貪戀大海的浩瀚,終變成了一葉小舟,在廣闊無邊的海面上飄蕩,...

  • 尋找自己的風采

    愛因斯坦說:“當你把學校教給你的東西全部忘掉之后,剩下來的才是教育。”誠然,我已...

  • “足球”對我來說意味著什么

    一群而立之年的男人們,我們不再自嘲自己橫溢的腰圍,不再嘆息自己縮水的球技,只是在...

  • 我和我的父親--寫在2012年父親節

    我的老爸,是我生命中遇到的第一個男人,也是我這一生永遠放在首位的人,和媽媽并排。...

  • 阻擋你改變的四個“小鬼”

    不管你愿不愿意,改變總會來的。如果你有準備,就會按自己的方式去改變;如果不,就等...

  • 幸福,從心開始

    上重點高中、進名牌大學、出國、進一流企業或做公務員。這是這個社會給我們框定的最完...

奔驰宝马40倍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