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原創天地>懸疑驚悚>

末班車

時間:2018-11-04 21:24來源: 作者:顛僧 點擊:
  

夜已經深了,他背著黑色的包走上最后一班車,把濕嗒嗒的傘甩在身后。

司機是個滿臉胡碴的胖子,一聲不響地看著前方的路。他坐到窗邊,頗有興致地看著公交車的燈在雨里橫沖直撞。雨滴不斷打在窗上,他望向外面,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一張憔悴而瘦弱的臉龐。車上只有幾個人在竊竊私語。他不怎么喜歡吸煙,可還是點了一支,塞到嘴里,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就在他快要睡著的時候,公交車停下了。前門打開了,走上了一個穿格子風衣的女孩,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年齡,栗色的頭發垂在兩肩,戴著一副白色的耳機。白色的高領毛衣一直垂到膝間,上面繡著小鹿的圖案。她好像在雨里等了很久了,他瞥了一眼女孩的白球鞋,上面斑斑駁駁,塵土無力的攤在水漬中。他沉默的盯著煙頭不斷燃燒,像一朵熾烈的花,在他的眼里逐漸熄滅,冷卻。

“請問,我可以坐在這里嗎?”

他又睜開眼,看見那個女孩站在他旁邊,他不太喜歡陌生人靠太近,于是回頭,示意讓女孩坐到其它空位上。可剛剛寥寥無幾的乘客,好像突然變多了,每一個座位都坐著形形色色的人。他又看向女孩充滿歉意的臉,把身旁座位的包抱在自己胸前,往里挪了點,沒有再說話。

女孩坐下來,把濕透的風衣脫下來,抱在手上。栗色的頭發被耳機夾住了幾綹,輕輕垂下來。

“披頭士的歌嘛……”他咕噥了幾句。女孩聽見了,興奮地摘掉耳機,對他說:“你也聽他們的歌嗎?”他習慣性往后縮了縮,點點頭,還在納悶女孩戴著耳機怎么聽得見他說話。女孩沒注意這些,已經滔滔不絕地說了起來。

“我最喜歡他們的歌了,感覺聽他們的歌,就好像回到了從前。倒是很少有人真正聽過他們的歌呢。對了,我好像見過你。我就在那邊的寫字樓上班。”

他這才認真盯著眼前的女孩子。難怪他覺得女孩有些眼熟,原來和他在同一個公司上班啊。本來還以為是什么老同學之類的。他搖搖頭,苦澀地笑笑,自嘲是亂七八糟的電影看得太多了。

短暫的沉默讓他想起了黑咖啡。

“既然那么巧,那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就在他又一次快睡著的時候,女孩突然壓低聲音,神秘地說,“其實我有超能力。”

他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這個姑娘總不會是也看了一些亂七八糟的動畫片,然后堅定不移的開始懷疑現實世界了吧。他看了看窗外,高樓大廈的燈光顯得溫暖又疲憊。他終于決定說些什么了。

“哦?什么超能力?”聲音有點沙啞,也許是太久沒說話的緣故。

“我可以……讓時光倒流。” 女孩認真嚴肅的表情讓他想起了亂七八糟的動畫片。他第一次有一種無言以對的感覺。但終歸是覺得該說點什么,否則也太不禮貌了。

“那……你能不能證明給我看……”

女孩點點頭,問他:“你想回到什么時候?”

他竟然有那么一瞬間希望女孩真的有這樣的能力。他以為那么多年獨自一人生活,已經足夠麻木了,已經沒有任何念想和愿望了。他突然想到在自己十幾歲的時候,還是個愛笑愛說話的人。他想回到那時候然后告訴自己,你要好好珍惜啊。

“嗯……我想回到高中的時候。”他意識到,自己已經完完全全地相信這個女孩了。說不定就是真的呢,他想。女孩爽快地答應了,挺直了腰板。

“那么……閉上眼睛……”

那就閉上眼睛吧。

“這位同學,這位同學,請你站起來!”

好累啊。有人在叫他嗎。這個聲音好熟悉啊。

他感覺有人在戳他的后背。眼前是漆黑的一片,他覺得壓抑,沉悶,想要睜開眼,眼皮卻很沉重。他努力撐開眼皮,好留一絲縫隙讓光亮照進來。意識終于回歸了他的身體,他這才發現,懷里黑色的包不見了,身上的牛仔褲變成了灰色的運動褲。他嚇得站了起來,發現一個腦門亮得發光的老頭,正惡狠狠地盯著他。

“你敢在我課上睡覺!給我寫一千字的檢討!放學之前交到辦公室!”老頭氣得臉都漲紅了,黃色的三角板被他捏緊,幾乎要起褶皺,活像一個大大的篩糠,以極高的頻率振動。

他只是覺得頭疼,這人長得真像他高中的數學老師啊。他突然清醒了,低頭看著眼前的課本,身旁剪著蘑菇頭的男生正在捂嘴偷笑。他抬起頭,發現每一張臉他都無比熟悉:還有教室后面黑板報上的小貓,是他上的色;幾年前他用的最順手的黑色水筆,此刻從桌子上滾落下來。他從驚愕中回過神來,眼淚不受控制地涌出來,以至于他忘了去接住那支筆。他知道的,這個牌子的筆要是掉到地上,就會瘋狂的漏墨,弄得他滿手都是。

“你干嘛!現在的男孩子怎么那么脆弱!算了算了,你坐下吧,檢討也不用你寫了……”老頭被他的淚水嚇得不輕,白粉筆啪嗒一聲斷了,黑板上的三角形缺了一個口。

“不”,他用力地揩了把眼淚,這種痛痛快快哭出來的感覺真是太棒了,“我寫。”

“你別寫了!叛逆期的孩子,真是管不了……”

下課鈴響了。

夏天的氣息在黃昏時格外清晰。蟬鳴聲逐漸落寞起來。他理好書包,身旁的蘑菇頭一把搭住他的肩。

“走啦走啦,一起回家。”

他的身體僵硬了一秒。

“怎么了?奇奇怪怪的。”蘑菇頭松開手。

“沒什么……只是……”他覺得這樣的情景太不真實了。到底什么時候的他才是真正存在的?天色還是很亮。亮堂堂的,很溫暖,這樣的夏天讓人想躺下來,哪都不去,在逐漸褪色的天空下做一場夢。蘑菇頭不知從哪弄來一瓶可樂,丟給他。

“喂,兄弟,我說你想考什么學校啊?”

他打開可樂,猛吸了一口。透明的氣泡翻涌著,像云擱淺在了大海里。“不知道。話說回來,我剛剛上課好像還做了個夢,夢到我成了寫字樓里的員工。不得了,好像還背了個黑色的包,挺有意思的。”

蘑菇頭大笑起來,可樂灑得到處都是。他甚至清晰地看到蘑菇頭溢出的眼淚。“你可真行……那不是挺好的嗎?”

他搖搖頭,“好是好,只是在那個夢里,我覺得很孤獨。”

蘑菇頭又噴出一口可樂。“老禿頭要是知道這些,還不得氣得去買生發劑……哈哈哈……”

他也沒來由地開心,舒展開一個笑容。

好像過了很久,他們終于等到了公交車。他家就在站臺附近,但蘑菇頭的家,住得很遠。車門打開了,一大群人涌出來。他突然有種丟了東西的害怕感,握住蘑菇頭的手。

“明天早上,還能再見的吧?”他不確定地看向蘑菇頭。

蘑菇頭愣了一秒,隨即笑起來,“當然啦!”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松開手,突然什么都聽不見了。他看見蘑菇頭身旁站著的根本不是他。不,是他。那現在站在這里的是誰?他低頭,看到自己懷里又抱著黑色的包,也不知什么時候穿上了牛仔褲。他想大聲呼喊,卻發不出任何聲音,視線變得白茫茫一片。

“醒醒……別睡了……”

好想大哭一場啊,好像變得一無所有了。他掙扎著醒來,發現臉上濕了一大片。

女孩不知什么時候把外套穿上了,正盯著他看。他揉揉眼睛,沉默地看向窗外。他想了一會兒,又看向女孩,欲言又止。

女孩微微笑著,對他說到,“你現在相信我了嗎?”

他仍然沉默著。

女孩繼續問他,“你想起什么了嗎?你到底為什么坐上這列末班車?”

他感覺自己正在蘇醒,然而頭部依舊痛得像裂開。女孩的眼神突然憂傷了起來。

雨不知什么時候停了。濃重的黑暗被黎明撕開了裂縫。

“末班車快到站了。”女孩挪開目光,注視著前方,“我可以再滿足你一個愿望。”

他扶著椅子,急切地站了起來,對女孩說“你不是寫字樓里上班的人吧?你到底是誰?我是不是見過你?……”

女孩的眼睛亮了起來,嘴角淺淺地露出笑容。“來不及告訴你了……你還想時光倒流回什么時候呢?”她的聲音越來越輕。

“我要讓時光倒流回末班車剛剛出發的時候!”他不顧一切地大喊。一定要弄清楚這個女孩是誰,他暗暗下定決心。

末班車停了。黎明好像要把末班車吞沒。

“謝謝你啊……可是,末班車只能向前……” 她仰起布滿淚水的臉,朝著他,鞠了一躬。

他全部想起來了。他已經不是這個世上的人了。他只是一個靈魂。十年前,他就已經不在了。他想起上車時司機熟視無睹的樣子,終于明白了一切。

他拉住女孩的外套,大聲問她,“我該去哪里找你?”

女孩搖搖頭,什么話也不說。他突然覺得很困倦,眼睛已經慢慢地閉上了。他用力的睜開眼睛,不甘心就這么結束,可他感到一種絕望的無力向他襲來。或許這就是他,的結局吧,他苦澀的笑著逐漸失去了意識。

身體的每個部位都在隱隱作痛。他緩慢的睜開眼,一個碩大的蘑菇頭擋在他眼前。

“你終于醒了!我還以為……”蘑菇頭吸著鼻涕,悲傷和喜悅的表情扭曲了他的臉。

“那個公交車司機真可惡。要不是搶救及時,你……”蘑菇頭講著,自己又哭了起來。

他什么也不想說,只能盯著蘑菇頭通紅的雙眼,感覺自己好像忘了很多事,又感覺什么也記不起了。電視里正在放公交車出了交通事故的新聞。

“帶我到外面走走吧。” 他艱難的擠出了一句話。他不愿再看那條新聞。

醫院里的花開得很好。他看到不遠處有個長椅,椅子上有個栗色頭發的女孩。他呆住了,心臟猛烈的跳動,全身的血液都在發冷,身體卻不聽使喚,視線又變得霧蒙蒙了。他聽見有人在叫他,也不知是蘑菇頭還是誰。這都不重要了。他看到女孩聽見了這里的動靜,緩緩回頭,站了起來,嘴唇翕動著,好像要說什么。

然后又是一片沉寂。

“喂!喂!末班車到了,我要下班了!你快下車!”他被什么人用力地搖晃著,清醒過來。

雨依然打在窗上,錚錚作響。他打了個冷戰,看向眼前滿臉胡蹅的司機。車里只有他一個人。

他只短暫的回想了一秒,用力握住司機的手,聲嘶力竭地大喊:“我旁邊的那個女孩呢!她去哪兒了?”

“真是個神經病,哪有什么女孩……”司機甩開他,罵了一句。

也許只是個夢吧,他失望地打開身旁黑色的包,想掏出一支煙。雨聲變了個調子。他突然愣在了那里,從嘴角,一直到臉上,他的笑容蔓延開來。他看到,一幅白色的耳機,正靜靜地躺在包里。他拿出耳機,套在自己頭上,什么聲音也沒有。他背上包,走下車,微亮的曙光從地平線上冒出來,雨勢變得很小很小。他不知道該去哪里,但一直往前走,往前走,一切陌生的景象漸漸剝離,這里離他熟悉的城市不遠了。

而這列末班車,也是時候到站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分享到: 更多
發布者資料
顛僧11233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8-10-28 12:10 最后登錄:2018-10-28 12:10

推薦內容

  • 我是一葉小舟

    我本是深山里的小草,因一時貪戀大海的浩瀚,終變成了一葉小舟,在廣闊無邊的海面上飄蕩,...

  • 尋找自己的風采

    愛因斯坦說:“當你把學校教給你的東西全部忘掉之后,剩下來的才是教育。”誠然,我已...

  • “足球”對我來說意味著什么

    一群而立之年的男人們,我們不再自嘲自己橫溢的腰圍,不再嘆息自己縮水的球技,只是在...

  • 我和我的父親--寫在2012年父親節

    我的老爸,是我生命中遇到的第一個男人,也是我這一生永遠放在首位的人,和媽媽并排。...

  • 阻擋你改變的四個“小鬼”

    不管你愿不愿意,改變總會來的。如果你有準備,就會按自己的方式去改變;如果不,就等...

  • 幸福,從心開始

    上重點高中、進名牌大學、出國、進一流企業或做公務員。這是這個社會給我們框定的最完...

奔驰宝马40倍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