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原創天地>懸疑驚悚>

時間:2018-11-23 17:09來源: 作者:ttjq 點擊:
  

布魯斯是被水滴的聲音驚醒的,他急忙坐起身來,頭部傳來的疼痛感讓他不由自主地閉上眼睛,等適應這份暈眩感后,布魯斯才睜開眼睛,在看到身在何處時,他那灰色的眼睛里閃過一絲驚慌,但轉瞬便恢復平靜。他站起身打量這件房間:這是一個封閉式的小屋子,鐵門緊鎖著,頭頂沒有燈,唯一的光源就是那幾乎靠近屋頂的小窗戶投進來的陽光;屋里布局很簡陋,一張床、一個馬桶和一個水龍頭,那滴水聲便是從水龍頭處傳來的。布魯斯圍著屋子轉了一圈,邊走邊敲著墻壁,聲音很清脆,看來這是空心墻,布魯斯心里想著。看完后,布魯斯還不是很明白自己到底身在何處,于是他走到床邊準備坐下來好好想想,可是當他看到被子上印的字符時,他愣住了。


被子上印著獄-007,這很明顯地表示布魯斯被關押在監獄里,但這還不是他震驚的地方,他驚訝于后面的數字007。在道上,人們稱呼他為007,這不僅是因為他為全球最大的黑暗帝國服務著,更因為他那隱匿的本領,他能在一個地方埋伏十年以上,就只為獲得信任,從而完成上級交代的任務。幾個月前他就是接到這樣的一個任務,到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當臥底,盜取警局關于打黑的最新方案,當時正值警局在招募精英,于是他就憑著組織為他偽造的身份進入了警局。這個月是他在警局安穩度過的第四個月了,身份沒被識別的他本該心情舒暢的,但是他心里并不安穩,任務就要到時間了,如果他還沒有完成,他就要在道上被除名了,想到被除名后的會被仇家追殺,布魯斯就渾身一震。于是他打算在最后一天晚上執行任務,成敗就在最后的那個晚上了。


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警局的人已經少了很多,但是仍有一些人在閑聊和巡邏。布魯斯坐在位置上環顧四周,打量著那些人:坐在他東北角的是威爾遜,他是整個警局里最刻苦的警官,但是性子過于固執,所以在事務上并沒有什么大成就;再向右看,是約翰和鮑勃在閑聊,他們兩個是警局里游手好閑和貪小便宜的兩位,年紀輕輕便已大腹便便,他們兩個現在還留在警局多半是因為想喝咖啡,從他們一杯接著一杯地喝咖啡就可以看出來;視線再一轉,布魯斯眼睛瞇了起來,熟悉他的人知道這是他對于危險的本能反應。原來布魯斯是看到了杰克森,杰克森可是這個警局里的老滑頭,每次都能神出鬼沒地逮捕罪犯并使罪犯招供,杰克森也因此成為組織的頭號強敵。布魯斯環視完后,低下頭繼續工作,過了一會兒杰克森走了過來,拍了拍布魯斯的肩膀,布魯斯抬起頭,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看向了杰克森。由于杰克森是背光而站,布魯斯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只聽到他淡淡地說到:“像你這樣肯吃苦的可不多了啊。”說完后,不等布魯斯有所回復便離開了。布魯斯望著他的背影,心里一團迷霧,但是這種感覺很快就消散了,因為布魯斯看到老杰克森打卡離開警局了,這就意味著今晚的行動能順利執行了,但是為了防止老杰克森再回來,布魯斯決定到一點半再動手。


時間一分一秒地走到一點二十,威爾遜因為剛解決掉一個案子而興奮不已,已經起身收拾東西回家了,而約翰和鮑勃已經攤在辦公桌上睡著了,即便是在喝了多杯咖啡之后。布魯斯起身到窗戶邊看著威爾遜吹著口哨離開,然后走回來看了看四周,確定一切安全后,布魯斯開始行動了,他走出辦公室,朝著局長的辦公室走去,身后的時鐘映著他的背影,此時時間正好為一點半。


布魯斯踮著腳尖走在走廊上,眼睛四處環顧著,一旦有汽車燈光照射進來時,他就停下來等車過去再向前走。到了局長辦公室門口,他插入他一早就配好的鑰匙進入了辦公室,然后他慢慢地走進去,來到辦公室的一角,保險箱就在那里安穩的放著,布魯斯拿出準備的工具開始工作,憑著多年的經驗,布魯斯很輕松地打開保險箱,拿出那份方案,然后將其放在袖子里,再把保險箱關好,然后打卡離開警局。正當布魯斯回家把東西藏好時,門口傳來敲門聲,他神經一陣緊張,現在已經是凌晨了,怎么會有人上門呢,布魯斯心里想著。布魯斯再三確定方案藏好且不容易找到后,他把手槍上膛,拿在手里去開門了,但是開門后外面并沒有人,布魯斯小心探出腳步去查看時,眼前突然一黑,他就失去意識了,等他醒來時,他就已經躺在這間屋子里了。


布魯斯從回憶中抽出,想到自己事跡敗露,心中一陣不快,隨即又被文案藏得很嚴密的愉悅沖散了,他吹著口哨躺了下來,迷迷糊糊地又睡著了。等他醒來時,那個小窗戶投射進來的已不是日光了,而是淡淡的月光,正當布魯斯計算現在是幾點時,鐵門上傳來鑰匙碰撞鐵門的金屬聲,布魯斯連忙坐起身,緊接著他看到門上透出刺眼的光芒,有什么東西被放進來了,緊接著光芒就消失了。布魯斯起身過去一看,才發現鐵門上有個小窗口,可以將東西放置進來,剛才放進來的便是食物,簡單的兩塊壓縮餅干和一杯水。一整天沒吃東西的布魯斯也不顧及食物是否安全,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正當他吃完第一塊壓縮餅干時,他聽道隔壁傳來呵斥聲和痛呼聲,但是他沒有在意,繼續吃著東西。


深夜了,布魯斯睡不著,靠著墻壁望著窗戶發呆,這時隔壁又傳來一陣陣的呻吟,并且還時不時的夾雜著幾句臟話,布魯斯被那個人的聲音吵到心煩,就大力地拍打著墻壁,呵斥著那個人,隔壁就此息聲了,但是過了一會兒后,隔壁又傳來聲音,但這次不是呻吟聲,而是來自隔壁的問候。通過聊天,布魯斯得知隔壁埃羅也是一個間諜,也是在一次任務中被逮捕,關進監獄里的,不同的是埃羅較布魯斯更早進監獄,并且已經被行刑過一陣子了。埃羅每天晚上都要被拉出去行刑,每次回來都是疼痛不已,布魯斯就很好奇地詢問他為什么不放棄,埃羅則是以很嚴肅的語氣說他不能背叛組織,不能泄露組織的秘密。布魯斯聽到后,內心極其震撼且佩服著埃羅。


就這樣,他們兩個每天無聊時,就靠在墻上聊天,哪怕是后來布魯斯也被拉出去逼供,回來也滿身傷痕時,聊天都不曾落下,好像聊天是他們的藥,聊聊天傷痛便能有所緩解似的。但是無論怎么聊天,他們總是避開他們的任務不談,各自心中對對方仍有防備。直到一次聊天,埃羅提及他那美麗的家鄉密城和他美好的學校生活,布魯斯才發現埃羅是自己當時玩得很要好的一個同學,只不過長大后失去聯系,再加上身體發育,嗓音早已不是當年那番清脆,所以彼此才沒認早些認出對方。從這之后,布魯斯放下心中最后的防備,與埃羅無話不談,聊上學時對方的糗事,聊各自的家庭,聊各自的事業,甚至是他們的任務。


有天晚上,埃羅行刑回來后,就一直沒有說話,連呻吟聲都沒有,布魯斯就很著急,不斷敲著墻壁詢問著對方的情況,過了好一會兒,隔壁才傳來弱弱的聲音。“布魯斯,我該怎么辦,我的意念快被他們磨滅了,我快想放棄了。”埃羅無力地說道。


布魯斯聽完后沉默了,他明白這些人是怎么懲罰特務的,他心里咒罵著這些魔鬼,然后緩緩地說:“再堅持堅持吧,我相信組織一定會來救我們的,愿上帝保佑吧。”


日子在他們的怨念中度過,原本還提供食物和水的監獄,突然就不提供了,哪怕是被拉出去行刑的途中,大聲咒罵那些人也不管用,他們進入了真正的煉獄。布魯斯和埃羅晚上雖然還有聊天,但是往往在幾句話后便結束了,布魯斯明白埃羅要屈服了。


已經是停水停糧的第四天晚上了,布魯斯被扔回屋子時,精神已經恍惚了,這幾天不僅停水停糧,還加重了行刑力度,精神和肉體雙重壓迫,布魯斯也要堅持不住了。布魯斯艱難地爬到床邊,卻無力爬上床,只能貼著床和墻角坐下來喘著氣。


這時隔壁傳來聲音,布魯斯輕聲喚著埃羅的名字,那邊過了一會兒才傳來埃羅的應聲。“埃羅,我也支撐不住了,我是不是個笑話啊,前后不一的。”布魯斯說完后,嘴角扯動地笑了笑,蒼白的嘴上又滲出幾顆血珠。布魯斯舔了舔嘴唇繼續說:“組織已經放棄我們了,我們為什么還要如此拼命地守護這些秘密,但我也不愿把這些秘密坦白給那些魔鬼,所以我能和你說說嗎,至少我心里能痛快點。”


埃羅在隔壁簡單回應了一句好,布魯斯就開始簡述那天凌晨發生的過程,以及方案藏匿的地點,說完后還極為自豪地夸贊自己的犯罪天賦。并且詢問埃羅對他的做法有沒有什么想法,但是隔壁遲遲沒有回復,布魯斯意味埃羅暈厥過去了,便道了聲晚安,直接坐在那里睡著了。


到了第五天晚上,布魯斯驚奇地發現沒有人過來帶他去行刑,敲墻詢問隔壁也沒有人回應,布魯斯心里頓時感覺不對勁,但是又感覺不出來到底哪里出問題了。就在他不停串聯問題時,鐵門打開了,杰克森出現在了門口,對于見到他,布魯斯一點都不驚訝,只是淡淡地看了看他,然后閉上了眼。


“布魯斯,你最近可好?”杰克森說,布魯斯刷地睜開了眼,看向了一臉笑意的杰克森,這聲音不是埃羅的嗎,不,與其說是埃羅,不如說是杰克森。原來埃羅從始至終都是杰克森扮演的,布魯斯恍然大悟過來,自嘲地笑了笑,低下了頭,不知是不甘還是投降。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分享到: 更多
發布者資料
ttjq 查看詳細資料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用戶等級:注冊會員 注冊時間:2018-11-19 13:11 最后登錄:2018-11-19 13:11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

奔驰宝马40倍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