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原創天地>懸疑驚悚>

生前死后

時間:2018-11-23 17:06來源: 作者:飛翔的小胖 點擊:
  

"喂,媽,都快十二點了,你怎么還打電話過來。”男子的語氣顯得有點不耐煩。


“阿德,我就是想提醒你早點睡覺,你之前在家就沒早點睡過幾次覺,媽這也是為了你的身體著想啊。”電話那頭的聲音顯得有點蒼老,語氣中充滿著擔心。


也許是上了年紀的緣故,這聲音聽起來似乎還有點有氣無力的。


“嗯嗯嗯,我知道了,我一大早就去睡了,要不是被你這個電話吵醒,我估計能一覺睡到天亮呢,就這樣吧,掛了。”


“嗯,不好意思啊,那媽就不打擾你休息了,你繼續睡吧。”可能是因為打擾到了自己的孩子睡覺的原因,她說話的語氣聽起來像是有點自責。


掛斷了電話之后,過了一會兒,回想起剛才對母親說話的語氣,伸手想拿起電話打給母親道歉,手伸在空中,卻又停住了動作,重復幾次之后,始終沒有把電話撥打出去。


可能是自尊心在作祟吧,他一個人自言自語道:“我也就是隨口一說,媽她估計不會介意的吧。”


男子名叫楊德,是一個小公司的普通職工。


夜已深了,他還在辦公室工作。


“滴,滴,滴......”


公司的里那個報時的鐘聲響了十二下。


“都已經十二點了啊。”


楊德望向辦公樓的窗外,城市的燈紅酒綠皆進入了他的眼中。


來往的車輛,高大的建筑,這城市雖繁華,可這萬家燈火卻沒有一盞是為他而亮起的。


這景色讓楊德感到有點落寞。


回過神來,轉頭看著辦公桌,還有一堆工作沒處理完。


“生活不就是這樣嗎,加油吧,以后會越來越好的。”想著想著楊德便樂觀地笑了起來。


忙完工作,已經一點多了。


因為租的房子就在公司附近,所以他平時上下班都是靠走路來的。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好的原因,今天在回家的時候,竟然鬼使神差的選了一條幽暗寂靜的小路。


凌晨一點多,即使是在大城市里,人流量也會相對減少了一點,更何況是這種陰暗的小路。


楊德一路走來,沒有遇到幾個人,即使有人從他身邊走過,那人也會露出一種提防的姿態。


也是,有幾個正常人會在這么晚的時候走這么一條路呢。


路的兩旁被草和樹木掩蓋住,走在路上不時還能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偶爾還傳來陣陣呼呼的風聲。


“阿嚏,這天氣要轉涼了啊。”楊德縮了縮身子,摸著手上的雞皮疙瘩說道。


“昨天雙十一買的衣服怎么還沒給我發貨,不行,我要馬上催他快點發貨,再晚點送過來我就要涼了。”


正當他在想著這些事的時候,一只黑貓突然從路邊跳了出來,把楊德嚇了一跳。


“原來是只貓啊,還以為是什么呢。”


楊德回過神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也對,這環境是會給人帶來一些壓力。


一塊黑色的東西卻迅速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走近一看,才發現這原來是一塊黑色的玉。


楊德拿起來,放在手里仔細的觀摩著,能看得出這塊玉的正面刻的是一個笑臉佛,玉身的黑色也顯得有點怪異,在夜晚的影響下,看起來十分的陰邪。


“這是從剛才那只貓的身上掉下來的?”楊德看了看四周,周圍一個人都沒有。


你說要是其他人看到這種奇怪的東西估計會直接把它扔掉了,可偏偏楊德對玉就有一些研究。


“這是一塊好玉。”他心想。


“四周沒有人,我撿回去也沒人看到。”


這樣想著,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把那塊玉給塞進兜里,拉上口袋的拉鏈,又摸了摸口袋,再次看了看四周。


他像是做了什么虧心事一樣,彎著腰,左瞧又瞧的偷偷摸摸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只是后面的風依舊在吹,呼呼作響,仔細聽,里面好像還摻雜著大佛的笑,聽久了,又像是,


人在哭!


躺在床上,他的手里拿著那塊玉,細細端詳著,又開始糾結起來要不要報警,猶豫了一會。


終究還是貪婪戰勝了恐懼。


玉被他隨便找了個盒子給裝了起來,放在床頭旁的柜子上。


世界好像被扭曲了,光怪陸離,各種各樣的光在旁邊閃爍,偶爾還傳來幾聲尖厲刺耳的聲音,聽得人心驚膽戰。


他感覺自己像是在空中飛,或者準確點來說,這感覺更像是在做自由落體運動。


“啊!”楊德突然從床上翻起,看了看周圍,發現自己還在房間里,不禁松了一口氣。


“原來這是夢啊。”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十一月十九號凌晨三點。


于是重新躺在床上,但不知道為什么,始終睡不著覺。看了看手機,手機沒信號。


無奈,只能打開電視機,看電視打發打發時間。


換了十幾個頻道,都是白白的雪花影像,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沒問題的,還是一個播著十二號舊新聞的新聞頻道。


“將就著看吧,反正也好久沒看新聞了。”


“今日凌晨,一男子在昌街五棟前墜樓身亡,經查實,死者是9層03號租戶楊某,警察證實,死者楊某系跳樓自殺,并已排除了案件可能。”


“昌街五棟9層03號。”楊德抬著頭,不知道在看哪里,眼神露出一股迷茫之色。


“原來那都是真的,我已經死了啊。”


看著自己躺在棺材里面,再次確認自己真的死了的時候,感覺身上又輕松了一些。


只是看到了坐在旁邊椅子上的母親,一直在抽泣著,眼睛紅腫,紅血絲布滿眼球,白發和皺紋又多了一大堆。


他的心隱隱作痛。


“媽,對不起,還有,我愛你。”他終于說出了這句話。


可,已經晚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分享到: 更多
  • 上一篇:末班車
  • 下一篇:沒有了
奔驰宝马40倍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