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原創天地>職場社會>

推行“互聯網+農業”,助力農業發展

時間:2018-11-18 14:52來源: 作者:周海波 點擊:
  

四月,正是菠蘿成熟的時候,曲界那片廣袤的紅土地上滿是熟透誘人的菠蘿,眼到之處盡是一片金黃燦爛,像極了金色神秘的海洋。菠蘿本是曲界果農用以賺錢之物,可今年的大豐收卻沒有給他們帶來喜悅,因為菠蘿的產量太多,而且扎堆上市,導致菠蘿價格出現“跳水”,有些品種甚至低于成本價。低于成本價的菠蘿根本不值錢,非但沒有賺錢反而還要虧損,意味著農民一年的辛苦心血全都付諸東流,甚至有可能血本無歸。價賤傷農,有苦難言。針對曲界菠蘿的滯銷風波,我們一行人決定到實地進行調研,了解滯銷跌價的相關情況。

在曲界調研時,我們發現當地種植菠蘿的田地都是一塊塊規劃開的,各家有各家的一畝三分地,而這一畝三分地則是在同在一個時段種植相同的產物,比如菠蘿,所有的菠蘿都是同時成熟,延續著數十年前的傳統散戶種植方式。這些同時成熟的菠蘿無外乎兩種銷售方式,要么是靠散戶采摘拿到交易市場上吆喝叫賣,要么是大面積收購。從這里我們不難看出,菠蘿的生產階段與銷售階段皆存在著隱患:傳統種植過于分散,營銷手段過于單一,成本與利潤都得不到保障。所以說此次的菠蘿滯銷不應該簡單把原因歸于產量過多,而是多方因素的結果。二十多年才出現一次的賤價賤賣恰是一個契機,我們應該從這里找出阻礙菠蘿產業發展的因素,并且明確菠蘿產業的發展走向,并延伸至農業發展的范疇。

傳統散戶種植方式在數十年前無疑是最合適的,據了解,徐聞菠蘿種植已有上百年的歷史,有些村民家里從祖輩就已經開始種植菠蘿,但時代發展至今,曲界已經發展為中國菠蘿第一鎮,有“菠蘿的海”的美稱,徐聞作為中國最大的菠蘿生產基地,生產中國大約一半的菠蘿,可以說徐聞菠蘿已經成為湛江的一張王牌,在種種情況下,數十年前的散戶生產模式并不是不好,只是已經不適應于現在,它已經阻礙了徐聞農業的發展。散戶種植者每日早出晚歸,面朝黃土背朝天,種下一株株相同的作物,守著一方田地鮮少有休息的時候,他們勤勤懇懇,辛辛苦苦。他們靠人,也靠天,如果不幸遇到惡劣天氣,那作物產量驟減,品質不良,那他們的辛苦就只能得到一半的回報,甚至沒有回報。這些明顯在暴露著散戶種植的弊端:過于依賴人力,人工成本高,農戶墨守成規,種植作物單一,靠天吃飯等等。那么,在散戶種植弊端出現的時候,農業種植方式應該有所改良,就菠蘿而言,在未來菠蘿應該實行大規模標準化種植。第一,大規模種植可以使用精準的農業機械設備而不必太過依賴人力,而且機械作業無論在速度還是準確度上都比人工作業好,例如大面積的翻土、除草、播種、澆水等,另外,機械作業還可節約人工成本,節約人力資源。第二,大規模種植可以更好地節約用地,免除不必要的空間浪費,提高土地利用率。第三,大規模種植可以更好地控制成本,革新技術,改良品種使得作物不單一,適應市場變化。大規模種植是大勢所趨,只有大規模種植方式才更適合徐聞菠蘿的發展,大規模種植才是農業生產方式的主導。

另外,營銷手段過于單一也是導致此次菠蘿滯銷的重要原因。靠果農自己采摘拿到交易市場販賣,不僅損耗人力資源而且成本高,情況也并沒改善多少。有的果農用拖拉機裝載,滿滿的一拖拉機菠蘿有3000多斤,卻只賣了500多元。有的果農用三輪車裝菠蘿運出去賣,由于菠蘿個頭大三輪車并不能裝載多少,于是他們只能在就近的地方擺賣,即使只要5分錢一斤,擺了半天也沒人要,不知道怎么處理。有的果農甚至因為菠蘿堆積太多,免費送,但即使是免費送也并沒有什么效果,只能是杯水車薪。有些大規模種植戶在等待收購商來收購,卻苦苦等不到,許多菠蘿都已經在等待過程中腐爛。菠蘿堆積越來越多,果農憂心忡忡,隨著事態的俞加嚴重,徐聞縣農業局緊急采取措施,利用互聯網搭建互動平臺,在京東、天貓、蘇寧易購等大型電商平臺迅速推出徐聞菠蘿線上促銷活動,為采購商與果農牽線搭橋,幫助菠蘿尋找銷路,這才改變了菠蘿的堆積困境。這次的菠蘿線上促銷說明銷售渠道的豐富才能保證銷售的完整性,也充分證明了互聯網營銷方式的重要性,“互聯網+農業”的經營模式在農業中必不可少。

關于“互聯網+農業”的經營模式,我們在徐聞縣龍達廣場采訪了曾經有過兩年網店經歷的鄭女士。鄭女士告訴我們她是2013年開的網店,開店的初衷是因為當年木瓜由于價格低廉而造成堆積問題,她想通過在電子購物平臺上銷售的方式解決問題。可惜的是她的店兩年之后就結業了,因為農產品在線上出售出現了種種問題,比如質量良好的果實在運輸線路上出現腐爛、損壞等質量問題,又或者是物流成本過高,小店承受能力不足,商店信譽程度不高等等,她不得不關閉了網店。經過分析,我們發現“互聯網+農業”經營模式目前存在種種問題,比如農戶技術水平、品牌口碑、包裝物流、市場接受、售后服務等等。要想農業有所發展,就必須延伸產業鏈,而“互聯網+農業”正是一條完整的產業鏈,在這條產業鏈里,我認為應該重點關注兩點:技術和市場。

第一,在技術方面,一方面要提高農產品保鮮技術,另一方面要提高農產品深加工技術。農產品不是死物,即使它在采摘后,也仍然是一個活體,它同樣需要新陳代謝,它需要消耗自身原有的營養物質,比如淀粉、酸、維生素、糖等。一旦開始消耗營養,它們就會漸漸失去鮮活,變得不新鮮,甚至是壞掉。如果農產品變質,營養價值和食用價值大大降低,就會減少果農的收益。而保鮮,可以讓農產品盡量維持剛采摘時的狀態,最大限度地保證它們的新鮮度。所以,如何保鮮是農產品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一般情況下小型商戶里的農產品由于供求差距不大,所以并沒有太多的腐爛變質問題,普通保鮮即可。但是對于大規模且需要長途運輸的農產品,保鮮技術尤其重要。現有的產地貯藏保鮮、溫控貯藏保鮮和氣調貯藏保鮮方法還遠遠不夠,要在現有的基礎上追求創新,研發出更成熟、更經濟、更適用的保鮮技術。除了保鮮外,農產品還需要加工。加工過的農產品生命周期長,易于儲存,利于運輸,需求彈性大,市場競爭力強,而且可以實現產品的最優價值。但農業發展的現狀表明農產品深加工力度不夠,以徐聞菠蘿為例,據我們調查得知徐聞菠蘿加工企業規模小、數量不多,菠蘿加工量僅僅是生產總量的20%,一般加工成罐頭、果汁、果酒、菠蘿干。事實上,除了這些,菠蘿還可以加工為果醋、酵素酸奶、菠蘿皮渣飼料等等,現有的加工產品只是算是菠蘿的粗加工,還不算深加工。可以看出,農產品加工種類嚴重缺乏,而且綜合利用不夠,菠蘿深加工技術有待提高。日本就有將大米深加工為大米酵素面膜的先例,我們應該學習這種創新精神,突破深加工技術的瓶頸,實現產品深加工再升級,提高農產品附加值。

第二,在市場方面,有市場才有銷路,才有發展。互聯網下的交易市場極大,但農產品的流通市場卻只占其中的一小份額,要打開農產品市場,保障市場的流通性,那就必須建立完整的市場體系。比如,建立電子平臺作為“互聯網+農業”的戰略載體,比如阿里巴巴,一方面果農與客戶依靠電子商務平臺進行商業交易,兩方都有所連接,也有所信任;另一方面,相關農業產品信息可以發放在電子平臺上,客戶可以及時獲取信息,而且電子平臺可以實時更新產品情況,發放最新通告,也可以知曉客戶的需求,根據需求做出相關產品的調整。另外,農產品市場應該積極拓寬范圍,打開更遠地方的市場,比如徐聞的菠蘿不應該只局限于廣東、廣西等附近地區,而是要開拓北方市場,甚至是國外市場。

“互聯網+農業”經營模式還有一個潛力股環節,那就是鄉村旅游產業。以徐聞為例,農業與旅游結合的徐聞菠蘿文化旅游產業是一個潛力產業,既可以發揚菠蘿文化,實現鄉鎮振興,又可以改變菠蘿現有格局,延伸產業鏈,給徐聞經濟帶來新的發展機遇。中國大陸最南端——廣東省湛江市徐聞縣,全國聞名的長壽之鄉,在這里,有藍得徹底的天,柔軟的白云,天空矮到幾乎可以用手觸碰,夕陽下的晚霞美得驚艷;在這里,人們可以呼吸到最干凈的海風,看到最具特色的用珊瑚礁搭建的房屋,當地人把這種屋子叫做“會吟詩的房子”,一個富有詩意的名字,還可以吃到當地特色小食,腌粉、豬腸餅、菠蘿飯等,還可以聽到海風拂過珊瑚礁的空隙時發出的輕靈音樂,這里環繞著不一樣的生活氣息。“中國大陸南極村”——徐聞縣角尾鄉,有一個標志性的燈塔,這里海水清澈蔚藍,天空是夢幻的藍,漲潮時就會呈現出最獨特的“海天一色”景象。擁有“菠蘿的海”雅稱的——徐聞縣曲界鎮,每到菠蘿成熟的季節,這里就會形成一片金色的海洋,望不見盡頭的菠蘿海,仿佛一條模糊的地平線,而夾雜在菠蘿海中間的,是巨大的白色風車,悠悠轉動著……這些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獨特的漁村風情都是發展旅游業的優勢,勢必可以吸引旅游者前來享受樂趣。鄉村旅游業作為“互聯網+農業”經營模式的具體實施,在這個大時代背景下,發展鄉村旅游業是明智的走向,鄉村旅游有廣闊的發展前景。

我們不得不承認,固定的農業發展模式已經阻礙農業了進一步發展,在經濟迅猛發展的21世紀,“互聯網+農業”的經營模式更適合現在,也更適合未來!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分享到: 更多
奔驰宝马40倍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