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公告欄>

敘事戰:中國青年閱讀“軟戰爭”

時間:2017-08-24 15:20來源:中國青年出版社 作者:莊庸 皮鈞 點擊:
  

在中國青年閱讀指數中,每一個閱讀域的變化,都發生著以中國青年閱讀為軸心的“軟戰爭”。

最近數月,這種中國青年閱讀軟戰爭的整體態勢,越來越呈現出一種顯著的特征——我們將之概括為“敘事戰”。敘事戰成為中國青年閱讀軟戰爭當下最引人矚目的風向標。

中國青年閱讀指數“閱讀域”的相對變化,就是一場以敘事戰為核心的中國青年閱讀的軟戰爭:所有閱讀域變化的核心,都是敘事戰;每個敘述者都在試圖通過“造詞”(話語體系)、講故事、融入價值觀念,來尋找和確立自我的意識、身份和位置;通過限制、狙擊和否定假想敵(或真的敵對方)的敘事策略,贏取特定類型/階層/群體的受眾的理解、接受和認同;或者與利益攸關者或理念、立場和行動相一致的潛在同盟者合謀,通過“你來造詞和設置議題、我來帶節奏、讓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刷朋友圈”等越來越嫻熟的敘事戰略,掌控整個話語權、輿論權和文化領導權——特別是塑造中國青年自我特性、生活方式和價值取向的主導權。

閱讀域成為這種中國青年閱讀軟戰爭激烈發生的核心場景。指數成為衡量這種敘事戰程度、范圍和持續性的抽象力——馬克思在《資本論》中認為,研究一個事物,必須根據研究對象的特殊性,首先抽象出它的元素形式(即它的“細胞”),以此作為最基本的核心概念,并從這個邏輯起點出發,逐步展開對該事物的層層分析和歸納。一如他對資本主義社會制度的分析,就是以“商品”這個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細胞”,作為整個“資本論”理論大廈的邏輯起點。中國青年閱讀指數就提供了這種“抽象力”,將圍繞著閱讀域發生的敘事戰抽象出來,讓我們可以穿過現象的迷霧,直接洞穿本質,測量當下這場正在發生的中國青年閱讀軟戰爭。

世界上最重要的戰爭,莫過于通過軟實力和敘事戰,“贏取下一代的戰爭”。

“這也是形式上最復雜,最難應對的一種戰爭。”

借用巴薩姆·阿布·阿卜杜拉在敘利亞《祖國報》上由美國主導的反恐戰爭中所闡述的觀點:“軟戰爭描述的是一種持久的戰爭狀態,聚焦于教育、文化、價值以及政治維度,以改變真相、誤導人民的輿論為目的。它是真實存在的戰爭,但不像軍事戰爭那樣,對于軟戰爭,我們看不見摸不著。

中國青年閱讀指數從軟戰爭這個造詞的邏輯起點出發,測量出它在當下的新形態和新趨勢,特別是由此發展出了敘事戰。


一|故事or敘事:從“文化逆襲”到“文化自信”


在中國青年閱讀指數中,文學一直是個最大的閱讀域。

從閱讀需求角度來看,文學閱讀域4月需求指數61.81,5月需求指數42.03,6月需求指數52.38,7月需求指數58.95⋯⋯均穩穩地獨占鰲頭。

從內容供給角度來看,文學閱讀域4月供給指數57.97,5月供給指數56.65,6月供給指數69.86,7月供給指數64.48⋯⋯也是妥妥地獨領風騷。

從市場映射指數來看,文學閱讀域4月市場映射指數80.94,5月市場映射指數81.99,6月市場映射指數80.19,7月市場映射指數80.80⋯⋯一直都是最暢銷的領域。

這些數據說明了什么?“文學閱讀域”成為中國青年閱讀軟戰爭發生最激烈的場域——各方力量都在這片閱讀域上廝殺,寸土必爭。每一種類型、題材和品種的變化,都意味著“閱讀內容版圖”和“思想生態疆域”的緊縮與膨脹——于是,順理成章地,敘事就成為這種閱讀軟戰爭最重要的戰略。

我們已經不僅僅在供給文學,我們是在“文學”這個閱讀域里打一場軟戰爭;在文學閱讀域的軟戰爭里,我們已經不僅僅是在講故事,我們已經被裹挾進敘事戰大風潮中了⋯⋯

或許,只有通過對文學閱讀域進行細分,深入到諸如小說各種閱讀域之中的需求、供給、市場映數的指數變化軌跡之中,我們才能深刻地發現在文學閱讀域發生的中國青年閱讀軟戰爭之中,敘事戰是如何發生、演變,并深刻地改變著中國青年的閱讀內容版圖和思想生態格局的。

比如,21世紀以來三大西方奇幻史詩構成——《魔戒》《哈利·波特》《冰與火之歌》——“西方奇幻敘事戰”,在贏取中國青年的閱讀軟戰爭中,占盡上風;它們所構建的宏大故事和世界體系,甚至重塑著中國青年的世界觀。

面對以此為代表的“西風東漸、西方智造、中國暢銷”的潮流,唯一扭轉甚至改變整個運勢的,就是中國網絡文學——“文化逆襲、文化自覺、文化自信”運動,真正由網絡文學發軔和肇始。

然而,恰恰是在此閱讀域中,爆發了最嚴重的“中國網絡文學污名化運動”:從“垃圾論”到“炫富論”,從“非政治正確”到“戒毒論”⋯⋯所有我們認為網絡文學最有力量擔當“文化逆襲、文化自覺、文化自信”戰略的地方,都猝不及防地卷入進了一場生死攸關的軟戰爭之中——統治了中國網絡文學二十年“講一個好看的好故事”之黃金法則的“爽點時代”,被迫“轉場升維”,進入到從“中國故事家”到“敘事戰高手”的軟戰爭時代。

以前,中國網絡文學發展的核心驅動力,就是“YY”——“爽點”。所以,欲望導向、快(感)樂(娛樂)驅動,才會成為整個講故事的軸心。

因此,講一個好故事、把一個好故事講得更好看、這個故事能夠貫通全產業鏈、全價值鏈,才會成為以“爽點”時代(YY)為基點,整個中國網絡文學才有可能發展和拓展的空間。

但是,當中國網絡文學在商業化、市場化和資本化的基礎上,進一步向IP化、估值外、主流化和海外傳播化發展時,整個發展空間和可能性的路徑,就發生了根本性的軸心變化。

中國網絡文學已經不僅僅是在“講故事”,我們已經被裹挾進敘事戰——從人物設計、故事情節、價值觀念⋯⋯都必須謀求自我意識、族群認同、共同體塑造——而不能冒犯某種類型、階層和群體,以及更為大眾、主流和核心的價值觀。

“文運同國運相牽,文脈同國脈相連”,中國網絡文學更是亟須“接續文脈,重系國運”,為自己下一個黃金時代的發展賦能。

需求倒逼供給側的結構性改革。中國網絡文學現在面臨一個“時代分水嶺”:從近二十年主宰讀者-受眾接受理論和需求潮流的“爽點時代”(YY導向),朝講故事、敘事戰的方向謀求重大轉型、轉向、轉場和升維。

雖然,從故事戰到敘事戰只有一字之差,但確實是一個嶄新的大時代“分水嶺”。


二|悲觀PK樂觀:人類深度科技化前景的態度


值此新一輪技術和產業革命正在深刻改變和制造“人類深度科技化前景”的關鍵時刻,已經有少數商業調查研究機構和智庫機構,做了“分水嶺大時代”的研究與預判——從“互聯網下半場”到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物聯網等“分水嶺大時代”,似乎已經達成了一種“共識”。

不同的敘述者,以不同的視角進行著敘事戰,試圖掌握那種重塑人類未來圖景的“軟戰爭”——因為,重塑青年,就是在重塑未來。下一個全球大腦的革命,最佳的路徑,莫過于科技思想革命的“青年閱讀軟戰爭”。

因此,在中國青年閱讀指數中,自然科學閱讀域成為一個表層相當恒定但內部卻在激烈震蕩,甚至構成了軟戰爭必爭的大旋渦。

從閱讀需求指數看,自然科學閱讀域4月需求指數3.81,5月需求指數1.79,6月需求指數1.54,7月需求指數0.62,需求在梯度遞減。

而從供給指數看,自然科學閱讀域4月供給指數0.14,5月供給指數0.13,6月供給指數1.44,7月供給指數4.97,飆升明顯。

從市場映射指數看,自然科學閱讀域4月市場映射指數4.32,5月市場映射指數4.14,5月市場映射指數5.19,市場映射指數5.70,一直維持著相當的熱度。

無論需求和供給如何暴漲暴跌,自然科學閱讀域的市場映射指數,在整個中國青年閱讀指數里,卻一直維持著第三大閱讀域的身份和地位。

說明了在自然科學閱讀域之中,圍繞著中國青年閱讀的軟戰爭之激烈和殘酷,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不同力量的敘事戰,制造著中國青年對于“科技革命下的人類未來”不同的態度和行動。

最核心的力量是兩種。

一種就是“黑化”:從“人工智能阿爾法狗戰勝人類第一智慧少年柯潔”,到“中國學者107篇科技論文被集中撤稿”,再到“民間科學家(即‘民科’)狀告知名網絡科普網站果殼‘名譽侵權、侮辱民科’之戰”⋯⋯在吸睛吸取“注意力資源”的背后,潛藏著“黑化”的敘事戰,特別是裹挾中國青年閱讀的軟戰爭。它們確實成功地激起了部分中國青年對于人類深度科技化前景的悲觀,對于中國科技現狀與未來趨勢的不信任。

但另一股力量卻是“明化”:從量子計算機到量子衛星,中國在這些關鍵領域的高科技重大突破,“已經趕英超美,真正引領世界潮流”;人工智能、虛擬現實和個人智能終端革命,倒逼著“創新型人才的教育、培養和就業”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國家最重要的投資就是人的投資,個人最重要的投資是見識而不是知識和技能的投資,而對未來的投資就是對孩子的投資⋯⋯這讓我們重新思考人類深度科技化的前景以及我們當下的抉擇、行動和作為。

這種中國青年閱讀的軟戰爭生死攸關。對于人類深度科技化的前景不同的敘事戰略,將決定中國青年如何面對自己和整個中國與人類的未來。

從此出發,中國青年閱讀指數“抽象力”所賦予的拷問便是:我們如何創新供給,向中國青年“敘述”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中的思想革命——一切創造美好未來的行動,均來源于“大腦革命”⋯⋯


三∣意識形態戰:從“閱讀域”到“思想場”


從閱讀域到敘事戰,不同的供給,正在打不同的軟戰爭——它在改變中國青年的閱讀內容版圖的同時,也在深層次地重塑著中國青年的思想生態。

敘事戰導致圍繞中國青年閱讀發生的軟戰爭,正在從閱讀域轉向思想場。

這種現象,非常深刻地發生在“哲學及社會科學閱讀域”——中國青年閱讀指數以極強的“抽象之力”,將整個龐大紛繁閱讀域所發生的軟戰爭,全都還原到了整個大廈所建基于其上的“細胞”——意識形態。

敘事戰其實就是以重塑中國青年思想生態為“旋轉的軸心”的“意識形態戰”——所有中國青年閱讀域發生的軟戰爭,都是以此為“硬核”而旋轉。

中國青年閱讀指數將這種旋轉的規律,以非常奇妙的方式挖掘了出來。

從需求指數看,哲學及社會科學閱讀域4月需求指數15.84,5月需求指數34.2,6月需求指數27.2,7月需求指數22.99,波動甚大。

從供給指數看,哲學及社會科學閱讀域4月供給指數13.28,5月供給指數7.80,6月供給指數4.67,7月供給指數2.11,同樣波動甚大。

從市場映射指數看,哲學及社會科學閱讀域4月市場映射指數6.31,5月市場映射指數5.08,6月市場映射指數5.91,7月市場映射指數6.36,一直維持著第二大閱讀域的熱度。

這說明了什么?中國青年思想生態所面對的“場景”之復雜,已經超過了盤根錯節的中國“牛”之牛筋。任何一個供給和需求的變化,都是不同的“敘事戰”,都在試圖改變中國青年閱讀的“軟戰爭”整體或細部的態勢。不同方向的力量,造成了整個思想生態場域的震蕩,從而讓整個“軟戰爭”的態勢更為錯綜復雜。我們將其稱之為“敘事混戰”。

但是,中國青年閱讀指數將復雜的態勢簡潔化,將具體的情景抽象化,讓我們可以捕捉到整個態勢和趨勢的發展軌跡:造詞—講故事—國民意識形態的解構與重塑⋯⋯每一個圍繞中國青年閱讀的軟戰爭,基本上都采取了這種操作路徑。

比如從《歡樂頌2》到《我的前半生》,從“惡毒女配”到“閨蜜渣男”,從“相親鄙視鏈”到“地域鄙視鏈”⋯⋯

每一個社會熱點、痛點和興奮點背后的“造詞運動”,都可以見出不同類型、階層和群體博弈話語權、輿論權與領導權的“敘事內戰”。

美國有所謂種族、性別和階層的“政治正確”之說。現在中國在“政治政策”的底線和紅線之外,尚未有明確的階層、類型和群體之“政治正確”說。正因為如此,誰都可以道德審判官自居,對他人進行任意的裁判甚至裁決——尤其是部分握有話語權、輿論權和文化領導權的優勢人群,借助網絡的力量,以正義的名義,裹挾“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所掀起的聲勢浩大的“審判運動”。

其背后的思路和邏輯,都是掌握著當下話語權的人,對某些特定類型、階層、群體甚至只是個別人物,在講故事中有意或無意發動的敘事戰:通過某種帶有特定視角(甚至是偏見、惡意),對某一類人物進行分“類”定“型”,從“極品化”到“妖魔化”,將其固化成某種特定臉譜,釘在“集體圍觀”的廣場柱上——從而在“國民意識形態”徹底將其妖魔化。

生活比故事更精彩。這些人物,比影視劇更容易創造出“經典環境中的經典人物”。

而不同人物,對這些“人設”的不同塑造,都是一種爭取話語權、輿論權和文化領導權的敘事戰——當然,在中國青年閱讀指數的語境里,這種軟戰爭的敘事策略,并不一定是負面的。負能量已經在六月以來的“凈化風暴”中洗刷掉了一批。值得讓我們思量的是,我們如何利用這種敘事戰,制造正能量?

《人民的名義》和《戰狼2》是兩個很好的案例,從中可以看出在不同層面贏取民意的敘事戰的思路和邏輯,以及如何贏得中國青年閱讀軟戰爭的路徑和方法——只不過,尚未形成精密、系統和準確的操作體系。

相對于西方敘事戰已經提高到互聯網+、人工智能、衛星、網絡空間、新媒體“混合戰”的戰略高度,我們從“一帶一路”到中印對峙,整個敘事戰還很被動、粗放和生硬——在閱讀戰方面,我們還停留在“好萊塢”全球文化戰(文化帝國主義)的傳統套路和刻板印象上,卻沒有想到,整個西方的敘事戰,已經進化到了一個全新的體系。

在2017年1月發布的《保持平衡:美國的歐亞防務戰略》(安德魯·F·克雷平涅維奇)之中,敘事戰已經被提升到美國國家戰略的高度。正是在這一戰略的框架思維之中,美國以《魔獸》等大型游戲作為文化軟實力輸出,在全球進行文明體系和價值觀的植入——美軍已經以“網游思維”來訓練和培養90后的網生代新軍⋯⋯而我們,從主流媒體到社會大眾,還在用“游戲讓青少年成癮”的傳統思維模式,對“王者榮耀”進行道德審判。

這與當年逆互聯網技術革命的大勢和趨勢,要戒掉青少年的“網癮”的輿論場何其相似!


四∣新奮斗主義:中國青年迎接黨的十九大“敘事戰”

從“造詞”到“設置議題”,從“帶節奏”到“刷朋友圈”⋯⋯如何直面中國青年的閱讀軟戰爭,打好國民敘事戰和國家敘事戰,是個值得研究的課題。

尤其是,從“砥礪奮進的五年”,到“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以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為核心的整個國家敘事模式,和基于個體-大眾心理、國民心態、民族集體意識與情結的整個國民敘事模式,如何契合起來,找到塑造中國青年思想生態的敘事戰略,以掌控這場中國青年閱讀的軟戰爭?

中國青年閱讀指數尋找著自己的答案。它在深入發掘“十九大關鍵詞”的閱讀域時,發現“奮斗”這個關鍵詞在整個閱讀域之中,呈現出“關鍵詞簇群”共同勾勒和重塑中國青年閱讀域、內容版圖和思想生態的態勢:

第一,“奮斗”這個關鍵詞,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和習近平重要思想體系之中,處于一個非常關鍵的位置;

第二,奮斗作為最核心的關鍵詞之一,承載了近一兩百中國人的個體-大眾心理、國民心態、民族/國家集體意識與情結。

第三,奮斗也是21世紀以來主導中國青年青春潮流、思想生態和精神信仰的軸心脈絡之一:尋愛、追夢和奮斗⋯⋯

正是在提煉并剖析“奮斗”這個普遍、核心和基本的關鍵詞時,中國青年閱讀指數的抽象力,讓我們發現:“奮斗”正在被重塑起一種新的邏輯起點,或許將成為一個宏偉藍圖和理論大廈的基點——它代表著過去一百年的集體記憶,代表著當下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的國民經歷,也切中了中國青年在當下的親歷、見證和創造的體驗,更肩負著未來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與愿景。

這種奮斗的重塑運動,亟須一種新的敘事戰略,從而能夠通過對這樣關鍵詞的梳理,把握住一種過去、現在和未來的脈絡。也就是說,我們需要進一步提煉并剖析“奮斗”這個普遍、核心和基本的關鍵詞,對其進行重新定義、定性和定位,亦即重新“造詞”,找到其言語-再現的框架,發掘出其中起著決定性力量的支配性結構,從而再造整個國家和民族(國家敘事模式)、社會(國民敘事模式)和中國青年(青年敘事模式)幾方能夠達成共識的言語-再現框架,從而可以正面狙擊甚至反攻西方敘事模式主導的軟戰爭。

正是基于中國青年閱讀指數的大數據和抽象力,我們造出了這樣一個銳詞——“新奮斗主義”——作為從“砥礪奮進的五年”,到“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打贏中國青年閱讀軟戰爭最重要的敘事戰略。


在未來五年甚至,“新奮斗主義”或將成為一個席卷國家和個人,特別是中國青年的閱讀潮流:與天奮斗,與地奮斗,與民奮斗,與全球、世界和人類一起奮斗——從奮斗中國三部曲,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從造富中國,到造福時代⋯⋯在整個世界都在從青年視角重新定義人類新發展理念的敘事戰中,中國青年以“新奮斗主義”為戰略,可以真正提出“中國青年方案”。

頂一下
(24)
92.3%
踩一下
(2)
7.7%
------分隔線----------------------------

推薦內容

奔驰宝马40倍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