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用洗手間

時間:2008-12-26 17:26來源:0 作者:喬 治 點擊:
  
  男用洗手間,女人一般不會進去。
  在那些隔間里,門的背面,可以讀到詩、詞、歌、賦,水平不很高。有的地方有漫畫,有時有手機號碼,一般不要去打。
  
  在墻上,可能長時間站立點的對面,和視線平行的高度,你可以看到人體攝影或者古典主義風格的油畫復制品,出現頻率高的是安格爾的《泉》、提香的《照鏡的維納斯》、波堤切利的《維納斯的誕生》,當然看不到大衛的《馬拉之死》。
  老板知道印象派,一般會掛莫奈的“睡蓮”系列,德加的“舞女”系列和雷諾阿的“浴女”系列。難得一次,碰上馬蒂斯的人體素描。畢加索和凡·高之類,引發不安、騷動的作品,在這里不會受到在倫敦克里斯蒂那樣熱烈的歡迎。
  女性人體藝術品,有助于縮短每人次使用洗手間的時間,是人性而有效率的細節安排。
  考慮周到的洗手間,能在水聲以外聽到音樂。有搖滾、POP、爵士,也有古典音樂。冬天,我比較喜歡的是巴洛克風格的弦樂,雖然安裝在天花板四角的小型環繞音箱無法還原提琴嬌小的共鳴腔形成的特殊音色,仍給寬衣解帶者一個溫暖的背景。
  四季皆宜是歌劇,所謂竹不如絲,絲不如肉。在這個地方,才能體會抒情男高音和戲劇男高音的區別,突然懂了為什么擁護多明戈的人不比追隨帕瓦羅蒂的人少。如果你推開那扇門的那天,A股表現得像十六七世紀生意蒸蒸日上的佛羅倫薩,你自然相當享受“我的太陽”和那些高音C。相反,如果你喝多了幾杯,又不巧想起所有嫁給別的男人的你喜歡過的女人,腦袋和身體像1985年地震過后的墨西哥城一樣搖搖欲墜,那你只能接受多明戈充滿理解力的、令人平靜的聲音。
  有針對男性的心理測試問,洗手間一面墻上掛著一排供你站著使用的白色陶瓷器具,你會選擇哪一個?標準答案是選擇的位置不同,對應了被測者不同的職場性格。我認識的一位男性的答案是:選擇比較干凈的一個。因為不在標準答案內,遭到白眼。
  我對干凈程度的判斷取決于這家制冰機的檔次。無論八角圓冰、新月形冰還是噴淋方冰,透明或者乳白色,也不管倒在哪兒,一堆看起來很性感的冰塊應該表面光滑無氣孔,棱角完全磨滅,柔軟的線條像火鍋年糕,和被冰川碾壓過的淺灘上的石頭一模一樣。
  在每間男用洗手間,總有不一樣的細節,除了一點:所有的自動感應設備,都不十分靈。男人的什么使它有反應或者沒反應呢?這使我迷惑至今。
  尤紅摘自2007年5月24日新浪網
  
頂一下
(5)
38.5%
踩一下
(8)
61.5%
------分隔線----------------------------
分享到: 更多
奔驰宝马40倍打法